• 发表文章父亲

  • 发表文章怀念

  • 发表文章明善

父亲没有上过学,父亲在十几岁的时候参了军,他的文化都是在部队自学的。在部队(什么部队我现在记不起来了,要问一下哥哥姐姐肯定还有人知道),父亲从一个警卫员干到了连长,参加过不少的战役,还参加过大军渡江呢。我所知道的,是父亲的膝盖上的一块很大的旧伤疤,那是在一次守城战役上留下来的。据说当时父亲属于守城一方,站在城墙上守城。而大量的敌人已利用梯子攻城。父亲与他的战友们用刺刀面对每一个在城墙外面登梯上来的…

阅读(746) 评论(0) 推荐(3)

每每经过菜场,看到有人拎着才上市的小公鸡,总是不由自主地陷入到深深的怀念之中——怀念小公鸡的美味,怀念我的母亲。

我出生在安徽省枞阳县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兄弟两人,姊妹四人,加上奶奶、父母,九口之家的生存重担不容小觑。

农村的生活苦哇。打记事起,总要隔两三天才能吃一顿干饭。吃的最多的,就是稀饭、山芋。山芋吃得太多,肚里缺少油水,很多小孩子大便都大不下来。难得见到一次荤腥,那份量也是很少的,总…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1)

明善姓方,是跟我住在同一个村子的本家。明善的辈分很高,虽然年龄比我大姐大不了几岁,但我们却要喊他二爹爹(相当于我的爷爷一辈)。

明善如果还在人世,算起来现在已经五十出头了。

明善在很小的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那时候的医学还不够发达,很多得了小儿麻痹症的小孩子都会留下残疾。明善也未能逃脱这一噩运,疾病过后,明善的腿瘸了,走路总是要用左手按住左腿膝盖,跛得很厉害。

我们记事的时候,明善大概…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