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天堂里的母亲

晚上又梦见了母亲。母亲还是那么忙忙碌碌,头发依然微黄(这点母亲遗传给了我)。各个阶段的同学还有单位的同事汇到了一起乱糟糟的记不清在干什么。

阅读(233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