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天堂里的母亲

晚上又梦见了母亲。母亲还是那么忙忙碌碌,头发依然微黄(这点母亲遗传给了我)。各个阶段的同学还有单位的同事汇到了一起乱糟糟的记不清在干什么。

母亲去世快十八年了,可在我的梦里她依然忙碌在故乡那个土墙围成的院子里。

由于生活的艰辛和终日操劳,不记得母亲因什么事而兴高采烈的高兴过。只有我和姐姐期末领到奖状时母亲的脸上才露出少有的笑容。由于奖状太多,每年年底大扫除时我都会建议…

阅读(234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