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十四岁。那是一个夏天的黄昏,我穿一条粗布短裤,站在她家门前。腮帮子上起了一片红疙瘩,长沙话称为风陀,奇痒,我不停用手挠。

她小我三岁,一个单瘦精致,平时神情总有些高傲的小姑娘。她把我领进屋

阅读(93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