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琅琊山上,古园一角,瓣瓣相叠的月季在喧闹里开的芬芳静谧;我看到,鸡鸣古刹,绿萝墙里,探出几朵血色玫瑰;我看到,平山堂外,绿海林涛,洁白蔷薇繁星点点•••••••

我踏在我的旅途上,翻检行囊,只有一朵动人蔷薇。它是那只猛虎鼻下的温柔美好,它是那朵夜莺沃血而生的美丽。而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鉴赏力。

何须累赘的笨物?所有的一切都源自入眼的美丽,过多的准备反而是一种牵制。淡红的云彩笼罩了金…

阅读(1119) 评论(0) 推荐(1)

春寒几许

前日雨疏风骤,沉沉的寒意呼啸而来,一股苦涩的醉意,教我鼻尖一酸、眼眶一热。

狂风,席卷了这一片天空,雨水一道前来。一个拍打着窗户,呜呜似哭,一个敲打着行人,寒侵体肤。淋了满身的雨,我紧了紧衣领,依旧挡不住,寒气钻进我的肌肤,一路,凉到心。

不禁要问:“这也是春天吗?”

对,这也是春天。

留意到春的脚步声,也不过在前几日。那日的早晨阳光十分的光辉灿烂,所笼罩着的生物,像…

阅读(819) 评论(0) 推荐(2)

我分不清楚那是不是我的声音,很熟悉,却又如此稚嫩,痴痴的一声又一声的、叫着“枣树、枣树。”忽然觉得鼻头很酸,从睡梦中苏醒,却发现枕角早已湿了。

家乡那里,又传来了一个人的死讯。死?怎么那么快?忽然想起自己已经在异地五年了,五年,就已经能够带走一条生命了吗?时光真的好快啊。快的今年只记得前年的花开,但此时早已是冬了。

有人说生活就是得与失之间,只不过怎么得怎么失各有认识罢了。在我,总觉得自己…

阅读(846) 评论(0) 推荐(0)

我记得很多年前,在一个阳光有点黄的午后,我在阳台上帮父亲拔白头发。我记得当时我幼小的手翻拨着乌黑的头发,准确的找到一根根白发,然后无情的拔下了它们。

如今我也这样无情的、拔下了我的白发。是什么时候用思虑代替幻想的,我忘却了,但是,如今想想一定很疼,正如拔去白发那样的疼,可我的反应竟异常的和父亲相似。是平静。

因为我和父亲都明白,那些落下的白发,飘进尘埃里,将不复存在。

每天,都是九莉式…

阅读(57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