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个五月,我都陷进了情感的漩涡,如同一只被关进大笼子的麻雀,在竹竿的两端横冲直闯,阳光和知了声洒满了整个鸟笼,我却找不到出路。望着客厅里堆成了山的酒瓶,再不清扫掉估计就找不到那么大的容器把这些瓶子一次性拿走了。我趿拉着拖鞋散漫的往一个很大的袋子和箱子里放瓶子。看见袋子满了,便知道放不下了,得换个箱子。我又偏喜欢袋子,因为袋子拿着方便。

我回头问伟锅:“怎样才能全部放下?”

“如果没看见,…

阅读(379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