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友知道我尝试参悟“无色无相”这佛家第一境界,想探知我有个什么心得。其实我哪有什么特别的心得,都是前人了然的。偏偏欺负我能说会道,让我把它阐述出来。须知许多感性的道理一旦用文字叙述就可能会出现错漏。既然佛友们一个个都挤兑我,那我就出来讲讲,权当梦话一场。

在我看来,佛家为什么首先会参透,也首先要参透这无色无相的境界?我想,先贤高僧们,一定想要戒除自己的主观。

色,指的多半是人们加诸于某一事…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0)

王的驾崩,意味着的,不仅仅是新王的登基,还包括随之席卷而来的政治斗争。

以王太子为首的新政权,疯狂打压敌对势力,而他的亲弟弟,最受先王疼爱的小王子,则恰恰处在血雨腥风的风口浪尖上。

知道轻重厉害的小王子,当然没有坐以待毙。他在自己父王驾崩后的第二天,就在都城旁边的寺庙中落发,并提交请愿书,愿意为先王守灵一生,以表忠心。

主动放弃王位继承权的小王子,满以为这样就会躲过杀身之祸,可年少的他…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0)

其实我一直在奇怪,为什么那么些的爱国人士,只有屈原的忌日被演化成了可以休息三天的法定假日呢?

我们知道投笔从戎的文天祥,曾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句。我们知道从容就义的谭嗣同,也留下“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的遗言。我们更知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飞,更知道从荷兰人手里收复台湾的郑成功……这些英雄豪杰,文人墨客,历史功勋和忠肝义胆都不输给屈原。可是…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0)

青年男人唱情歌,如果不是为了炫耀歌喉,也不是为了撩妹,那多半是追忆和假装追忆自己的花样年华。

不是每个人都有青春偶像剧一样的学生时代,我们这代人大部分,是应付课业加疯玩儿。聊回忆对于我们来说,话题大概集中在球星,游戏,影视剧明星之类。如果不是话题尽了,有人刻意转移话头,没人会真的很认真地讲到“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

年少的玫瑰色记忆,基本上都让我们在心里裱画得模糊一片,不是当事人甚至都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0)

有一个理由,把我和其他崇尚单身的家伙彻底的区分开了。那就是,我觉得自己是个小人。

孔子当年说过,他觉得世界上有两类人他搞不掂也不想接触,一类是女人,一类就是小人。其实何止是孔子,这个社会上,谁愿意惹女人,犯小人呢?

不过,我以我自己的人生经验现身说法,就像女人有好有坏一样,小人也不全是坏蛋。那些嚷嚷着红颜祸水,咒骂女人蛇蝎心肠的老爷们,大概是和孔子同类,都属于拿女人没办法,或者社交经验和水…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