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抹清兰

五月里的天,乍暖还寒。一场场雨水过后,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被雨水洗涤了的天空格外明净,临风远眺,天边隐约挂着一抹浅黛色山峦。树梢上尖尖嫩叶,阳光下分外碧透,忽然觉得心境豁然开朗了起来。清风恣意掠过,柳絮飘扬,捎来原野上淡淡的金银花香,赏心,悠然。告别了青春作伴的姐妹们,不甘心就这么忙忙碌碌中消耗去大好时光,眼前一亮,揪住青春的俏尾巴,一声吆喝:“采桑果去”。说走就走,沐浴着金灿灿…

阅读(1258) 评论(0) 推荐(9)

文/一抹清兰

隆冬里的天,地冻天寒,任由你裹扎的层层叠叠,密不透风,往风口里一站,瑟瑟的北风呼啸地吹过来,冷的不停地哆嗦,寒颤直打。一天,闺蜜好友说:“烦透了,这阴死阳活的雾霾天,走,去撵撵夏天。”

小时候,脚穿着妈妈缝制的棉鞋,专捡厚墩墩的雪里走,听着脚踏厚雪发出的“簌”“簌”声,回望雪地里留下的一串串歪歪扭扭的脚步印,有一种成就感。咀嚼惯了北方“三九”的冷酷,适应了滴水成冰的水土,很想…

阅读(778) 评论(0) 推荐(6)

文/一抹清兰

三月里的江南,返青的柳树,柔嫩的枝条上泛出一层浅浅的翠绿,抽出来一片片茸茸的尖芽。稍不留神,翡翠似的一串串,湖畔塘边,随风轻盈摇曳,婀娜多姿。一棵棵桃树也不甘寂寞,像搽上了胭脂。红的、粉的、白的点缀在枝头。有花骨朵含苞欲放的,有花瓣羞涩低头吐着蕊的,在房前屋后,在山坡。一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炫目耀眼,以排山倒海的气势,伸向湛蓝、湛蓝的天边。明晃晃的阳光,和煦的风,田边地头的土壤酥…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1)

文/一抹清兰

丫头第一次只身出远门,去香港。路程不是太远,可在母亲的心目中够遥远的了。二十岁还没出头,心里总免不了牵肠挂肚,免不了唠唠叨叨的多点。当听到:“你烦不烦呵”。 好多的话又咽了回去。临行前的一天陪着丫头逛东家的商场,走西家的店,把应备好的东西备妥,生怕还有什么漏忘。外婆家行了个温馨的小仪式,舅舅和舅妈的祝福,让丫头着实开心。总觉得缺点啥?临行前的上午特地从单位赶回家,理理这,整整那,…

阅读(478) 评论(0) 推荐(1)

文/一抹清兰

小时候或许没有这段历练,对《背影》的印象不是很深,记得一个胖胖的老人送儿子去外地上学,不放心,怕不妥帖,亲自将儿子送上了车,左嘱咐,右叮嘱。末了,为帮儿子买几个橘子,爬上那边月台,显出很努力的样子,邋遢又滑稽的可爱,那时的主人公才二十来岁。今天,《背影》里的情景又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们二十岁的丫头,像《背影》中描写的那样,孤零零地要走的更远,跨出国门前往一个陌生的天地,去追求年轻人…

阅读(602)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