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明晃晃的,把它那热毒使劲地砸在地上,然后弹起来,向空中飞舞。

吃了早饭,妻子洗了碗,推开房门,惊叫:“妈呀!”,我没好气说:“妈什么呀?”。妻子回头:“你看,太阳。”妻子每次看见太阳大时总是这样一惊一乍的。我说:“神经兮兮的。”妻子瞪了了我一眼,忽然拍了一下脑门,嗓门提高八度:“拐了,拐了,要迟到了。”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身子已飞出门外。

我知道,妻子是参加我们单位应聘的。要不是同事妻…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1)

在我的家乡,常常有一种细小动物——小麻雀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长得不算乖巧,但却灵活。

农历八月,正是我们农村收获稻谷时节,它们常常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有时候几十个一起,窥视着蔑席里的稻谷。趁你不留神的机会,飞来啄食。因而在家晒谷,就成了一件很麻烦的活儿。

麻雀是典型的把游击战运动战运用的炉火纯青的一种动物。当你坐在稻谷旁边的时候,它们就离你远远的,在那些树枝间叽叽喳喳欢快跳跃,毫不把你放在眼…

阅读(360) 评论(0) 推荐(1)

二叔是我的本家,和我家住一屋两头,他家东头,我家西头。

二叔生的浓眉大眼,个儿不高,精瘦,不喜穿着,有些邋遢样。常常低着脑袋,手持旱烟,在黑灯瞎火处,呼啦呼啦的吸着烟,火星在黑暗处一明一暗,怪吓人的。别人吸烟,往往用一根细小竹筒抑或磁制烟斗,而他则摸出烟叶,含在嘴里,呼呼直往外猛吹一顿,那焦了的烟叶就有一些和软了,然后就用那烟叶裹了拇指大小的烟卷,含在嘴里点着,呼啦猛吸,大口的烟雾便从嘴里喷出…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3)

老家那些旧物件,回不去的美丽时光

文:远影(蓝天)

每次回故乡,除了欣喜,也会滋生一些莫名的惆怅。

故乡,是游子心灵栖息的家园,是游子远离天涯的遥望。

如今的故乡,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山更青了,水更绿了,天更蓝了;漂亮的黔北民居,掩映在翠绿的青山之中。一条条水泥公路,蜿蜒在大山深处。鸡飞狗吠,好鸟相鸣。

每每悠游于故乡的山山水水,都会惬意蔓延。然而,当我注目那些旧物件:石…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1)

文:远影(蓝天)

八月的遵义(原为播州),天高云淡。阔别二十五年的同学相聚遵义,他们从各个地方远道而来,其情谊不言而喻。

六日清晨,遵义城在汽车的轰鸣声中睁开惺忪的眼睛。我们一行带着重逢的喜悦,驱车前往海龙屯——唯一经历过战争并毁于战争的土司遗址。

去海龙屯有两条路径:一是从景区正门进去,二是绕道迂回。因时间尚早,我们只得绕道。

轿车沿着蜿蜒的山路轻驰,沿途民居依着山峦,傍着清溪。…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