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回老家,在老屋后面的公路上捡到一条金项链。经过虽然非常简单,但过后回想这件事与我的关联却远非一条金项链的事情。

清明时节给祖坟扫墓是我们家族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虽然不是很隆重,但从我记事时起,每年父亲都要在清明节带我和哥哥到我们家族墓地烧上一些纸钱,在我记忆中一次都没有落下过。父亲去逝后,我们按照父辈们留下的传统,无论有多忙,清明节都要去扫墓。特别是父母相继去世后,到坟茔地给故去的先人…

阅读(836) 评论(0) 推荐(2)

按照培训日程安排,8月28日上午,由延安市委党校陈芳教授在杨家岭中共中央驻地旧址进行现场教学。杨家岭,原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村口有明代吏部尚书杨兆的陵墓和祠堂,而因此得名杨家陵。 1938年11月20日,日本飞机轰炸延安后,中共中央各机关陆续迁到这里,才改名为杨家岭。

早晨起床时天就阴沉沉的,乘坐大巴车到杨家岭时下起了蒙蒙细雨。坐落在杨家岭山坳里的中央大礼堂面阳耸立,掩映在苍松翠柏间…

阅读(880) 评论(0) 推荐(0)

窑洞是拱形建筑,高约三米多,宽约四米,深六至八米,没有横梁椽檐。距门两步远,正对门的位置是一张深红色长条木桌,用来放置台灯、文件夹等物品,桌子上方墙上挂着一面镜子。进门右手端靠窗是两把深红色木椅和一个茶桌,中间位置是两张单人床。再往里是一个洗漱间,约有4——5平方米大小。窑洞整体布局简单适用,整洁而不奢华。这就是我这次来延安参加组工干部作风建设专题培训班的住所——532号窑洞。

窑洞对于我来说…

阅读(568) 评论(0) 推荐(2)

一只机械装置老式闹钟

当时它和许多钟站成一排

老实本分地站在百货商场的货架上

发现它时,它正呆呆地盯着我

刹那间我就觉得它是在等着我

等着我把它带回家

回家了,有家的感觉真好

我为闹钟高兴也为自己高兴

我熟练地给它上足发条

红色的秒针开始有节奏地奔跑

这一刻,闹钟真正有了生命

我重新找到了当父亲的感觉

没想到它居然犯了错误

一天一夜走慢了10分钟…

阅读(469) 评论(0) 推荐(1)

妻儿在家时,我总觉得被妻称为热闹红火的日子忙乱。妻整日看护着刚满周岁的儿子,而且把儿子伺弄得水葱似的,自然要“居功自傲”,对在她眼中纯粹是个大闲人的我,可以随意发号施令,也实在是理所当然。我在家中的地位明显的直落千丈,伦落为“第三把”时就想,有朝一日非把她们娘俩赋闲,夺回我的自主权。

机会终于来了。一入数九,寒气不再只是刮鼻子刮脸,而是冻透了五脏六腑,直刺筋骨,所租住的房屋,四面透风,挡不住数…

阅读(61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