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李说

我认识蝉,还在幼时。小小的,就听得虫儿在树上鸣叫,越是酷热就叫得越凶。这种好奇,让我常常立在树下,去寻找那叫声的影儿,可也时常就看不到。终于瞧住了,那高高的枝杈间,落着一只寸长的虫子,一半的身子是透明的羽。它和树身几乎同色,很难分辨,只有它爬动时,才看的最清。

这虫儿很鬼,常常与你捉迷藏,那么高的树,你看着看着,它就挪走了,走到背你的那一面,好像它能窥测人的心思。这便…

阅读(43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