羑河纪实二一七

麦田中的一棵柿树

文生

老田那日去知青院,知青院拆了,和后来无序挖小卵石的小山包一块,被黄土复盖了,成为新的大块耕地,上面种上了麦子。当年的知青大院,只留山头边缘残破的水池,不注意还寻不到。破水池里面的堆了建筑垃圾,以及枯黄的草,还有一点绿,那是喜凉杂草在生长。只有当年柿子树还在,引导返回的路。柿树由绿变红的树叶已落,有几个鲜红的柿子还挂在树上,从远处看,在绿油油的麦地…

阅读(26) 评论(0) 推荐(0)

羑河纪实之七十

听老兵话军情

文生

羑河曾是古战场,向外界推介说,羑河是封神榜的发生地。封神榜上许多战术,如千里眼、顺风耳等,其实是当代的望远镜、雷达和电话的前身,或者干脆说是手机的前身。

就拿石林黑塔村来说,原本就是个土围子,背靠大土塬,三面环水,村子建在丈高的高台上,只有一条陡坡路进出,防狼防盗防匪防洪水。现在仍能在老村的核心地带看到历史遗址。历史上村里有人出去当兵并取得不小的…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0)

羑河纪实之七十九

羑河的地下世界

文生

小时候在农村生活,农村有不少人爱讲鬼故事,也有不少小孩子喜欢听人讲鬼故事,虽然很害怕,但好奇心战胜了害怕。扎堆听人讲鬼是克服害怕的一个办法,鬼怕人多。

我虽然因为耳朵不大好使,不能一下子都听出人们讲的话,但断断续续的听多了,也对地下世界有了了解。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之前因政治形势,人们多是私下里说鬼神。

村南的羑河不大,村北的小溪也…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1)

羑河纪实之八十一

妈妈的手

文生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在这十多年里每逢忌日及清明、鬼节时,住昔再现,妈妈的手,又重现在我面前。

这是一双枯稿的手,指节细小而骨节大,这是一个多年在地里操作锄头、镢头的手,手仿佛已伸不平。

记忆中妈妈的手是圆润润的,软绵绵的,当我在外面受了委曲后,回到家说的说着就会流下眼泪,妈妈的手把我的眼泪抹去,说,不哭不哭,你好好学习,比他们听见的要学的…

阅读(629) 评论(0) 推荐(0)

羑河纪实之七十八

荧火虫的宇宙

文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家门前还是一片菜地,菜地前不远就是古老的羑河。每年夏秋之交清朗的晚上,许多荧火虫从羑河边飞来,在天上闪烁的星星相伴下,仿佛从广袤的宇宙深处飞来。

天上有多少星星,地上就有多少荧火虫,漫天飞舞的荧火虫让乡村的夜晚的天空分外迷人。

众多带的冷色荧光的荧火虫飞来飞去,我们这些孩子们总认为是天上的星星下来了,就会追逐它们,想把…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