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离世距离现在快三年了,每每想起他的音容相貌,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父亲享年七十四岁。

父亲的童年时期正处于食不果腹的年代。当时我的家乡虽没有经过战乱的摧残,但穷困潦倒的生活也使得人们度日如年。当时的农业技术几乎为零。农药、化肥、良种、科学种田都是一句空谈。唯一的希望就是还拥有那产出了了粮食的黄土地。也有些似乎是乐观的说法人道;“地里种下一百粒米,他也得给收一百二十粒米吧!最起码也算有收…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