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半分钱

别看大哥嘴上说一套什么坚决不把自己企业做成家族式的等等但我看他是另有目的也或许根本说说而已特别是说给我听因为,不是家族式企业就是他单位那样的公家企业你再看看他自己公司开个高层会议四人帮除我和小表姐外人就一个小魏厂长因此,总体上算还是个家族性质的企业但就也不知是加入了我的原因还是新厂房的不习惯还是我记得有次大哥对我们讲完他的计划就开始征求建议和意见,大概是我的没见外自己亲要尽责的缘故就…

阅读(18) 评论(0) 推荐(0)

老二丸子

老二哥朝我媳妇使了“犭口”(kou)耍尽了威风我们受了恶气患上了无端的头痛十多年但也没敢咋地一个穷兄弟的面子和权益爹娘也没有办法给予挽回,过些日子老二就又购买了商品营业房也在哥哥弟弟面前显示了威风和能力并为自己的下半生和三代之内打下了坚实的物质保障和生活基础,不用再担心一切风浪吹打也是对自己这些年四抢八劫的回报还不用法律来责任而且我借他的钱也趁机要回一些现在,儿子也成功登陆正式高中入…

阅读(22) 评论(0) 推荐(0)

老二儿子

老二的儿子眼大而且面目白生生的我是知道大哥在侄子小的时候有句谶语是守着母亲的肺腑之言还是一不小心的内心盼望还是极力的最大存疑还是一句冒话,就有些不解地说出来好像又是满怀的担心和后怕他回家去接自己的女儿就疑似还守着母亲的当面一边看着自己女儿心有不甘一边瞅瞅大侄子说:别看个长不高吧的眼还奇大,你看看瞪俩大眼或野巴是的,别再这个孩子聋这个孩子再半昏,就都好了,这家里就出名了。其实后来的发展…

阅读(45) 评论(0) 推荐(0)

老二疯(犭口 kou)

自打我开始跟定大哥给大哥打工以来我也是有一些糊涂的感觉一闪而过然后就封存在不以为然的否定里我的离开,自然也是对跟定二哥的一种某些程度上的否定因为我在大二哥的暗战中间是个棋子但自小我就是被二哥摆弄得多他也是一种习惯我也是一种习惯但大哥就还是不太习惯的因为,大哥的获胜好像是第一次在兄弟三人之间而二哥自亲自对我干了些什么他也清楚我这一走的很是坚定都没有正式跟他谈判他就开始憋的…

阅读(36) 评论(0) 推荐(0)

老二商房

我记得清楚当天那个情景是坐在大哥的面包车里从老家父母那里往公司赶的路上突然,就接到老二打给我的电话还皮笑肉不笑地说:老三啊,你看我在福寿街要买一套门市房,就是钱不太宽快,你看你能先把钱给我啊吧,我等着用钱啊。我一听就还是气不打一处来的四分五裂七上八下心也开始怦怦跳就跟大哥说:老二说要买门头房子,我不是借着他点钱,他来跟我要钱买房子,要不我先把钱还给你吧,还给你我就没钱了也就不用再还老…

阅读(3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