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小的时候,家里曾养了好多年的羊,羊的家族曾经“羊丁”兴旺。第一只来到我家的母羊,我已经记不清何年何月从何地而来的了,在我编制的我家羊家族的族谱里,它是 “始祖”,在鼎盛时期,我家曾有三只奶羊。

我家养的羊均是奶羊,主要是为了挤羊奶来喂小猪仔。挤羊奶可是一件技术活儿,手的力度要把握好,用力的方式要恰到好处,如此,奶羊会乖乖地等着人将奶挤干净。如果手用力的方式和力度不正确,不但挤出奶来,反而还…

阅读(495) 评论(0) 推荐(2)

我对树的喜爱,不亚于花草。

儿时,在老家的院子里,我栽种的最多的是樱桃树、桃树、山楂树等,也曾尝试栽种梨树、柿子树、核桃树、葡萄秧等。在南院的院墙外,有国槐和白杨树,后院有椿树和垂柳。

农村的院落,有了树木的点缀,在我看来,便充满了生机,浓缩了四季的景致。早春季节,树木的枝干渐渐泛起绿意,娇嫩的叶芽探出小脑袋,与此同时,胀满的花苞也次第绽放。一树的雪白色樱桃花,粉红色桃花,恰似只是在一夜之…

阅读(446) 评论(0) 推荐(1)

佛家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姻缘”。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幸福得偎依了十八载。十八岁那年,我便寄校读书了。我自小就喜欢花花草草,喜欢房前屋后栽些树木。记得,我小学三年级时写的第一篇作文,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篇习作,写的是夏末秋初时节的一棵鸡冠花。那是一棵长在院子踊路旁、桃树下的鸡冠花,手掌大小的“鸡冠”已经变得深红。为了写好作文,我俯身仔细观察鸡冠花的景象依然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1)

北方的春天干旱,故有“春雨贵如油”之说,灌溉自然成了春耕的重要环节。

首先需要灌溉的,也是头等重要的,自然是麦田。隆冬过后,冬小麦返青阶段,如若缺了水,麦苗便会枯死。所以,等冻土彻底解了冻,如果东风迟迟送不来雨水,反而是越刮越干,就需要给麦田浇水了,有时也会顺带着施肥。

并不是所有的田地都有水井,一般,每户只会分得一两块儿“水田”。一个片区的“水田”共用一口水井,所以,在灌溉集中尤其是较为…

阅读(367) 评论(0) 推荐(1)

我的家乡种植的是冬小麦,每年秋收后播种,历经冬季,来年春天返青,初夏收割。

一个初春暖和的下午,我和母亲来到麦地里,将一个个小粪堆分撒开。此时的风还有些干燥,用铁锹分撒粪料时也会扬起轻微的尘埃,土的气息,农家粪的气息,还有麦苗的气息,一股脑儿地涌进鼻腔里,会让人感受到一种不同寻常的芳香,这是大地的芳香。

再过上三四周,最好是来一场春雨,麦地就全然不一样了。头年秋后长的叶子,经过隆冬的折磨都…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