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烟雨黄土岭

三月,是个多雨的季节。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那小杜,把个“做冷欺花,将烟困柳”的凄迷而又美丽的境地说尽了。只是他说的是江南冷雨,浸浸漫漫,总也引人少不了些许惆怅、些许暗愁和浅恨。

    相较于江南,江北的小雨则是欢快而明亮的,少了些浸淫的意味。尤之于那个张恨水和他的先祖长眠的故乡——潛山古镇余井的“黄土岭”。

    在黄土岭,最喜欢的是…

阅读(632) 评论(0) 推荐(4)

闲步余井

距县府梅城十公里,离天柱山东大门十公里,这不远不近的脚程,正好就到了余井。

S253,沪蓉高速,京九铁路络满这个潜山古镇的全身,自然是让他无一丝滞涩的龙钟老态,生生地拎起条皖河挎在腰间秀起来,古镇的点点滴滴便有了梦,诗境和远方。

那些寻遍天涯的浪客,常梦着三月的烟雨江南,缱绻那悠长的小巷里油纸伞下结着愁怨的丁香。可一个不经意的停留,蓦然回首,却在此处那么轻易地搅碎了那颗敏感而…

阅读(729)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