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清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文字的。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发新书。放学后,连蹦带跳地赶回家,顾不得写作业,赶紧从书包里掏出崭新的语文课本,按照书中顺序一篇篇看,三天时间看完后,趁着姐不在,开始翻她的语文课本,姐姐比我大三岁,不仅书本比我的厚,还有老师发的16开的练习题,练习题是蜡纸刻印,老师自己用油墨印出来的。每篇练习题后都有一道阅读与理解,带着新鲜墨香蕴含哲理的文字强烈地吸引着我,读着…

阅读(19) 评论(0) 推荐(2)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闲暇时喜欢走山路,进山村,看山景。弯曲逶迤的的山路两旁永远有着我看不够的田野风景。散落的村庄里有永远也讲不完的五味杂陈的故事。

村庄,正以它无比宽阔博大的胸怀,容纳着那些散落着的年代不等的幢幢房屋,葳蕤葱茏的大树,繁星点点的花草。村庄里,生活着祖祖辈辈勤劳善良的父老乡村和他们饲养的牛羊等动物。每一个村庄,都有自己的名字与故事。看似古老的村庄到底经历了多少年代?…

阅读(1231) 评论(0) 推荐(5)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诗经,不仅让我感受国学的古典深厚与唯美,跨越千年的时光,它的纯粹浪漫与温婉可人依然能够触动我内心深处的柔软,此时,刘智晗空灵的歌声也恰好在耳边回响。视觉与听觉的双重享受让我不由得遐思迩想,丛丛蓬勃盎然翠绿茂盛的蔓草、青晨蔓草上滚动的露珠以及它们折射出的七彩晶莹光芒的画面在我的眼前一一闪现。

欣赏八大山人的写意水墨画。一丛青青的蔓草…

阅读(941) 评论(0) 推荐(2)

童年时的母亲并不幸福,母亲13岁那年姥爷因病去世,家里只剩下裹着小脚的姥姥、15岁的三姨、9岁的小舅和7岁的小姨。那个物质匮乏家家缺衣少食的年代,姥姥家孤儿寡母,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为了全家人的生计,母亲和比自己大两岁的三姨成了家中的主劳力。从此母亲瘦小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山上、田地、菜园。刚刚下过暴雨的农田泥泞不堪,几镢头下地,土地没刨好反而惊起无数泥点溅得满脸满身。每日挥汗如雨,面对干不完的农活,母…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1)

威海南海新区,其核心区域位于威海市文登区南段,北以环海路为界,西至黄垒河,东至长会口大桥,这是一片让人魂牵梦绕的神奇热土!

在赶往南海的路上,我的眼睛不停地搜寻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美丽景致,宽敞整洁的马路两旁,是层次分明的绿化树木,绿色,紫色,青黄色,高低分布,错落有致,或完美流畅的圆弧型,或带状的绿色长廊,层层叠叠的绿地毯一样沿公路两侧铺设,清新唯美的视觉享受,驱赶着我沿途的劳顿,令我兴奋不已…

阅读(780)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