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早上,我还在熟睡,一个声音很平常的电话打来了。打破了我安逸的睡眠,原来是妈妈,我很是恐慌,但她的直接了当让我没有猜想余地,“你外公睡下了”电话挂断了,留给我的只有嘟嘟的电话和直觉性的崩溃。外公走了,就这样匆忙的走了,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在异乡的我,经常会想到自己的亲人,想到亲人对我的无微不至。妈妈说我是在姥姥那边长大的,一直到我4岁是才回家。在这4年里我给外公家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外公为了…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0)

说到炕茶 首先想起的便是爷爷佝偻的身躯 在火塘边翻弄着自己的茶罐,一个烟熏漆黑的茶罐放上一小撮大渡岗(云南产的一种茶叶).在柴火上摇晃着反复炕,一会拿起来闻一闻然后又继续摇晃着炕,直到茶香味飘满屋子方才完成炕茶手续。然后便是把茶叶倒出来分给在座的宾朋,加入开水便是一杯解渴解馋的茶水。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爷爷为何对炕茶情有独钟,每日必备饮品,直到一次爷爷讲起他的从军经历方才明白那是一种解不开放不下…

阅读(43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