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使劲儿上爬,兀然不见了前方视线,赶紧点刹车,倏地,车头又落下来,眼前一方山水青翠。

那年去泸沽湖,如今想来毛骨悚然。自驾从丽江到宁蒗,路还可以,尽管翻山越岭。但宁蒗到泸沽湖的山道实在不敢恭维,

阅读(1297) 评论(0) 推荐(4)

谁能说清人生多少舛逆?

宋大学士苏东坡本来春风得意,“乌台诗案” 被贬黄州团练副使。1084年东山再起,因旧党不容自求外调。十年后又因“讥讪先朝”被贬惠州。再因一首《纵笔》小诗“白头萧散满霜风,小

阅读(720) 评论(0) 推荐(0)

人生多虑,都是心的错。

要说质无从属,本不应有占有的命题,但,只怪那山,那水掳去我心中太多的媚妩。

只记得小时候心里就种下了长白山茫茫林海神秘的“种子”,东北抗日英雄杨靖宇,智取威虎山里的杨子

阅读(669) 评论(0) 推荐(3)

山菊,在秋风中羸弱曳舞;牵牛,捻着时光颦眉轻唱;紫苑翘首牵裳,婀娜着少妇迷离般的尊贵;唯有葱兰一袭素衣,碧波流水的眸子里透着閨人满腹愁怅。

秋的陌上,少却了春的妩媚,云拂着耳鬓,人弄着清影,但,花

阅读(2017) 评论(0) 推荐(4)

懵懂的年纪,懵懂的年代。

我从山村走到了镇上。

只记得学校就在镇上的西端,人称西大观。不知道观从何来,为何称为观。但,进入观门,迎门第一排房西端那个屋子便是我的教室。

“我是你们的班主任,

阅读(611) 评论(0) 推荐(1)

世间事物的表象看似奥妙无穷,其实待弄清个中原委,道理不过是简单二字。

常常钦佩苏东坡的胸怀,生活在大宋那个文化繁荣的时代,尽管其文纵横恣肆,声闻当朝,但其仕途却困顿失意,人生颠沛流离。“乌台诗案”

阅读(537) 评论(0) 推荐(0)

吕英下班还没出大门,就被辆面包车调头时“蹭”了脚。

“哎哟!你要姑奶奶命啊!”吕英坐地上哀嚎。

门卫老岳急忙过来,看到吕英的皮鞋油光发亮,连点灰星都没有。

司机给吕英一百元钱欲息事宁人。{

阅读(556) 评论(0) 推荐(0)

一片片黄叶飘然远去,在树影中慢慢拉长夕阳的温柔,氤氲的光晕中写着毅然、洒脱,只是,我看到了藏在落叶下的那些脚印。

本来无端的东西,却在心里激起一阵阵骚动。难以忘却那蓦然一瞥,倏生“相见何如不见时”

阅读(988) 评论(0) 推荐(2)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我有幸在开封搞段村中型水库设计年余,抚膺往思,竞泡在诗“醅”词“汤”里,哑然成趣。

开封是七朝古都,历史上曾称老丘、大梁、陈留、东京、汴京、汴梁等,人云其名源于郑庄公“开疆封土

阅读(631) 评论(0) 推荐(0)

生活中有些事情是忘不掉的。尽管时常忙碌被搁置,但若是有机会静下来,便有捉笔的欲望。比如青海湖我去过两次,那美景、情思犹如泉涌浪叠,可惜事后没有落笺着墨,总有种不尽的惜殇。

时逢秋雨绵绵牵思,使“她

阅读(722)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