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领导决定从湖南的大专院校招聘一批外语系少数语种的学生来加强公司翻译部门的力量,米娜就是那批新招员工中的一员。

记得米娜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留着个蘑菇头,这种发型在新来的几个女孩子中特别醒目,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属于小巧玲珑型的女孩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让我不由地想起,先前有个男孩子刚来公司几天,就天天在电话里哭诉非洲安哥拉这个国家的种种不好,比如治安比如气候条件等等,后来那个男孩就回国了…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2)

像做梦一般,不知不觉,来到非洲安哥拉已近三年,想想在国外三年时光占我年岁的几十几分之一,我不知道我的生命年月已过多少?或许刚过一半,或许尚剩不多,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来生?是否有下世的轮回?如果有,我相信我不会再来非洲安哥拉,我想我要的那会是另一种生活经历。

我感到体内的热血在一点点地流失,我的精力一天天在透支,总有一天,会消耗殆尽,接着,就是冰凉的体温和僵硬的躯体。此刻在我脑里出现的尽是一些背影…

阅读(444) 评论(0) 推荐(0)

同事ABC回国休假了,倩我照看一下那株虎皮兰,因为她知道我喜花,更爱花。

我把虎皮兰从二楼财务室搬了下来,搁置到窗外走廊里,只是近来,琐事缠身,使我疲惫不堪,加之公司拖欠一年多薪水,每每想起,更使我夜不能寐。

办公室同事Z君说:“现在连人也养不活还养花?“我不敢苟同之说,然伊之言,每至此,辄觉在理。

养花需闲情尚要雅致的,而我觉得闲情正从我的生命储蓄罐里慢慢的流失,雅致又一点一滴的从皮…

阅读(821) 评论(0) 推荐(0)

徐老头子,故名姓徐,“老头子”这一称呼,实为雅称。纪文达公曾言:“万寿无 疆,这就叫做‘老’;顶天立地,至高无上, 这就叫做‘头’;天父与地母是皇上的父母, 故而叫‘子’。”所以,我们称呼他为“徐老头子”并无戏谑之意。相反,是一种尊称,我的意味:“年长者,谓之‘老’;众人之首, 谓之‘头’;学识渊博, 谓之‘子’。”诸如老子、孔子、孟子是也。

徐老头子长得有点焦急,其实,年龄并不大,只是看起来…

阅读(897) 评论(0) 推荐(0)

我以为

一切问候都会有 心灵感应

就如声音的相随

我以为

一切付出都会有 硕果累累

就如畎亩撒满了相思籽

风雨里收获了相思泪

我以为

在冬日里种植了暖阳

会收获朵朵繁星

我以为

爱恨会枯萎

冬春会追尾

企盼会生根

可是 我忘了

拜泉没有泉

明水没有水

这个世界

白天 披着谎言编织的外衣

黑夜 踩着狼的脚…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