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下的纯真(散文)

每年正月初一,我是铁定了去舅舅家,去给舅舅及小山村里亲戚拜年的。我的出生地就是舅舅家所在的小山村,一直到我长大成人,我家才搬到小镇上。“小时候就大方、慷慨、人品好呢。”堂伯满含赞赏的口气说。

堂伯的这句话,勾起了我对儿时的煤油灯的回忆。我满是疑惑地看着堂叔,等着他的下一句。“你记得吧,那一年你还小,大慨是十岁左右,我家请了帮工做土砖,天快断黑了,还有一些泥巴没做完,…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0)

走着跑着上学堂(散文)

陪电视台记者到一所小学拍摄,几个镜头,几幅画面与我儿时的场景,在我脑海中不时闪现,儿时的场景似乎更加清晰。

我启蒙的学校离家仅仅只有几百米远,这几百米远对于儿时的我就很是艰难,窄窄的容不得两人并排行走,几百米有如一条蛇,晴天一把刀雨天一汤泥。听到敲上课铃出发还不为迟的距离,硬是需要十几、二十分钟。

学校是我儿时的乐园。学校没有围墙,几间教室围成了一个四合院,四合…

阅读(389) 评论(0) 推荐(0)

沉醉·乡村(15年12月修改)

国庆长假,到浏阳乡村亲家屋里散心。一路上,平坦的柏油路旁的景观植物,红的艳丽;绿的翠玉;修剪过的形状各异;没有修剪的任性舒展;高的、矮的、丰满的、苗条的…..纷纷映入眼帘,令人目不暇接!

亲家住在浏阳的一个小乡镇上,小镇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嘈杂,有的是洁净静㴵的闲适。从浏阳城驱车几十分钟,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亲家两口子热情地迎了出来,端茶倒水、嘘寒问暖,亲情甚是浓…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0)

再忙,别忘了回家

晚上十一点钟了,“哔卟”一声,手机短信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我赶紧打开手机,一看,是父亲发来的,他要我查看一下电子邮箱。什么事情是手机都不能讲的?是家里遇到难事?还是批评教育我?带着重重疑问,我打开了电脑。

思绪回到一个星期以前,父母到城里医院体检,顺便在医院休养一个星期,在休养即将结束之时,父亲却意外摔了一跤,腰部受了伤。四妹说父亲伤得不重,要好得快,就做微创手术,一个星…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0)

兄弟一路前行(散文)

时间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境遇而放慢它的脚步。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当年刚刚踏入工作的毛头小伙,如今也已步入不惑之年。

那一年,小罗大学毕业,和女友一起分配到了我所在的中学任教。他清晰的表达,爽朗的笑声,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说来也巧,时任教导主任的我正需要一个助理,对于他,着实是一个好机会,可他却慎重地对校长说:“当助手我很乐意,但我还是要上几个班的物理课,莫丢掉了我的…

阅读(43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