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夜,我和小阳坐在网咖的一角。两个人,让感觉并不孤单。 音乐调到电台咖啡馆模式。我又开始矫情我这一年所有遭遇,之所以说是遭遇。在我看来,对于我这种没什么经历的小白实在是残酷的狠。所有的负面情绪蔓延开来就难以停止。周围再多人,内心还是一个人。即使我总会找为数不多的兄弟来陪我。

然而,没有宿醉思维便清醒。没有宣泄,该如何洒脱。

我不洒脱只矫情。因为我没有勇气什么也不顾及的去醉一场。我从来…

阅读(54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