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未上学之前以为唱歌就是猛吼,于是走在路上就会抬着头吼。我想各地民歌也是在这种朴素幼稚中逐步诞生的吧。如果我能毫无知觉的一如既往地一直吼下去,或许现在也能吼一嗓子民歌吧。可惜我在上了学后就再没有吼过。

学校对我的音乐教育几乎为空白,除了知道有莫扎特之外就一无所知,简谱与我无外乎天书。等到高中学唱流行歌曲时发现已经变声,高音早就不知不觉没了,试着像小时候一样尖叫发出的却是鸭样的浊响。失落之后…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