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年的冬天,父亲从部队转业,我们全家搬到了济南,和小刘的联系渐渐有些疏远。又过了几年,听说以前的部队被裁掉了,原来的驻地被一个工兵营接管,大部分人马分流到了烟台福山,那里也是一个加农炮团的编制,小刘

阅读(92) 评论(0) 推荐(1)

高一上学期末,快到新年的时候,学校组织冬季十公里越野赛,全校七八百号人悉数参加,男生先跑,女生随后。发令枪响后,我自信满满跑在前面,两公里过后,觉得胸闷气短,心跳如鼓,恶心欲呕,随后就越跑越慢,眼看大

阅读(87) 评论(0) 推荐(0)

五彩滩位于布尔津西面二十多公里处,是一片丹霞地貌形成的自然地质奇观,去北疆不能不看。

到达布尔津的那天是个黄昏,说是黄昏,也已经八九点钟了,在内地早已暮色四合,月上中天,这里太阳依旧高悬,阳光依旧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1)

小刘是我高中时代的一个朋友。

说是小刘,其实比我还大两三岁,之所以这么叫,一是习惯了,大人都这么叫,我也跟着这么叫。二是区别于他父亲,他父亲是我们部队军人服务社的售货员,与人为善,木讷寡言,人们都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0)

在北京呆了四五天,虽然意犹未尽,但请假的时间有限,又马不停蹄的去了上海,从北京到上海24个小时,硬座,如果放到现在,那看起来是比较遭罪,但当时年轻,乐在其中,浑不当回事。

路上遇到一件趣事,足以证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0)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身处上海弄堂的深处,怎么也找不到回旅馆的路。弄堂幽深,曲折,繁复,一条又一条,似曾相识而又恍然不是,我徒劳的奔波,穿插,迂回,折返,内心焦虑,神情不安,弄堂里空无一人

阅读(88) 评论(0) 推荐(0)

今天是我五十周岁的生日。

在今天之前,若有不相熟的人问我的年龄,我会含含糊糊的说,四十来岁吧,个别不懂事的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问,“四十几?”我会嗫喏着,底气不足的小声嘟哝道,“大概四十九吧”。但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1)

寒来暑往,春去秋回,一年五十二个礼拜天,无论炎炎夏日还是数九寒天,只要没有特殊情况,这天的上午都是羽毛球队华山论剑的日子,参与者七八个中年大叔,四五个半老徐娘,地点,市区某羽毛球馆。

这么说好像我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0)

六月初在学校里住了几天,晚上约朋友一块去商业街吃饭,又到了毕业季,商业街上到处都是闲逛的学生人群,女孩三三两两,男孩呼朋唤友,加上一对对亲昵的小情侣等,将大大小小的饭店,烧烤摊,大排档等挤得满满当当。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0)

去兰州两次,一次是源于美食的诱惑,一次是去甘南草原路过。

好朋友家是兰州的,因为业务关系,我们俩经常碰面。有时一块吃饭,吃到拉面,朋友便会不屑的说,这啥嘛,也配叫兰州拉面?我不解的问,兰州的拉面还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