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年的冬天,父亲从部队转业,我们全家搬到了济南,和小刘的联系渐渐有些疏远。又过了几年,听说以前的部队被裁掉了,原来的驻地被一个工兵营接管,大部分人马分流到了烟台福山,那里也是一个加农炮团的编制,小刘跟了过去。那时的我正在上大学,那年暑假闲得无聊,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烟台看看他,和小刘一说,他立马催我赶紧去,大概想见我的心情和我想见他一样迫切,于是,买了张火车票便去了。

记得到达部队的那天是个傍…

阅读(90) 评论(0) 推荐(1)

高一上学期末,快到新年的时候,学校组织冬季十公里越野赛,全校七八百号人悉数参加,男生先跑,女生随后。发令枪响后,我自信满满跑在前面,两公里过后,觉得胸闷气短,心跳如鼓,恶心欲呕,随后就越跑越慢,眼看大部队纷纷追上并超过我。一会,女生的队伍也赶了上来,并渐行渐远,有心软的女生还对我投以同情的目光,我深感耻辱,但却有心无力,等冲线的时候,往后看了看,只剩几个老弱病残了。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我,转过…

阅读(82) 评论(0) 推荐(0)

五彩滩位于布尔津西面二十多公里处,是一片丹霞地貌形成的自然地质奇观,去北疆不能不看。

到达布尔津的那天是个黄昏,说是黄昏,也已经八九点钟了,在内地早已暮色四合,月上中天,这里太阳依旧高悬,阳光依旧灿烂。

从乌鲁木齐到布尔津大概需要十个小时的车程,车沿着准噶尔盆地的东部边缘一路北上,车窗外是一片荒凉的所在,视野所及,是连绵不尽的戈壁滩,看不到树木的影子,连低矮的灌木也无法生存,只有零星的,灰…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1)

小刘是我高中时代的一个朋友。

说是小刘,其实比我还大两三岁,之所以这么叫,一是习惯了,大人都这么叫,我也跟着这么叫。二是区别于他父亲,他父亲是我们部队军人服务社的售货员,与人为善,木讷寡言,人们都尊称他老刘。后来,老刘因病去世了,儿子来接了父亲的班,这便是小刘。

小刘身体继承了老刘的基因,个高,骨架大,身体结实,四方大脸,颧骨尤其突出,但性格却随了他妈。印象中,老刘整天隐在服务社那节有些陈…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0)

在北京呆了四五天,虽然意犹未尽,但请假的时间有限,又马不停蹄的去了上海,从北京到上海24个小时,硬座,如果放到现在,那看起来是比较遭罪,但当时年轻,乐在其中,浑不当回事。

路上遇到一件趣事,足以证明那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年代。

车到皖南地界,车窗外是低矮的丘陵以及郁郁葱葱的杂树林,火车转过一个山坳,忽然闪过一群女人在池塘里沐浴的镜头,白花花的皮肤在夕阳下格外耀眼。女人们仗着人多,加上车速飞快,…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