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我习惯了睁开朦胧睡眼抱起枕头在上面吹了三口气,然后把枕头翻个面继续睡。

晨阳洒进床上的时候我已不知是几时,慵懒地起来,在西墙上边画圈边认真地默念七遍:夜梦不详,画在西墙;太阳出来,保我吉祥。

我已不在乎是否迷信。相比于对噩梦的恐惧,我想,宁愿相信道家的这一说法。

其实,我一直不愿承认自己是个乐观主义者,相反,我自己觉得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当然,这就是给别人的感觉和自己的自我感觉。{…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0)

忽然想起,活着是需要态度的。

我曾怀揣梦想与种种渴望,想如疾风般奔跑在人生的轨道,去追逐少年时代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幻想。直到如今,在失去至亲的父亲一年后,才慢慢明白,有时候,身边的人或事是追赶不上你奔跑的脚步的。

一段刻骨铭心的痛足以让人成长,我曾无数次假设过,却偏偏还是输给了事实。

我想,我要像风一样地活着。开心了,就如夏日里的微风,不聒不躁,与亲爱的人嬉闹也好;烦恼了,就如疾驰而过的…

阅读(587) 评论(0) 推荐(0)

生来这个世界,绝非偶然。

人世间的轮回,就像世间万物的生息,都是有因有果的。

无论是生活中还是虚拟的剧情中,我们时常会听到诸如下辈子我要怎样怎样的话。我也说过。最狠的就是下辈子也不放过你;最温情的就是下辈子依然爱你;最追悔莫及的是下辈子我还做您的女儿。多么豪情壮志的话啊。

在没有失去父亲之前,我依然觉得下辈子一定可以过的像现在这样:遇见相同的人,一个也不会错过。

而在失去父亲那刻起…

阅读(381) 评论(0) 推荐(0)

从小到大,最讨厌看到秋天满地的落叶。似乎在宣示着生命的完结。

重阳节,和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一起爬山。山不高,有点像家乡的山。老公说,好像今天都是老人在爬山,办公室的人听说他爬山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如果我们的父母老人在身边,一起爬爬山应该多么美妙呢。

第一次也是生平唯一一次和父亲在重阳节爬山是在我大一的时候。那年重阳节刚好在十一假期,我和父亲都有假期。哥哥说开车带未来嫂子和全家去武当山。…

阅读(415) 评论(0) 推荐(0)

人终归是只贪婪的猴子,握住了手了桃子,还艳羡高处悬崖上的野果。

一直以来,总说自己有多么渴望平静,不愿去争夺遥不可及的机会。于是,梦想最终堕落成空想,在岁月的摧残下落叶归根。

然而,但凡活着的人,谁能真正抛开一切的名利?整天这么说想远离纷争世俗的人,或许是怕了世间的险恶,又或许是享受了那些稀有的生活意境。平平凡凡的活着,并不是代表思想的平凡,现实摧残,谁不渴望那些未曾体会的虚荣与光鲜呢?{…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