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经常想,人还能活多久?五十年、六十年还是八十年?或者遇上不幸,活十年、二十年也是有可能的。不确定,但是可以大概的取一个大致的区间,应该至少还有二十年,最多还有八十年的样子。

先按二十年来计划吧。如果我还能活二十年,我能做什么?

今年我二十岁,还能活二十年的话大概死的时候是四十岁。我四十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教导学生的老师、写自己喜欢的故事的作家、还是在公司里的上班族或者是在家里种…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0)

寒蝉冬至,无声萧索。

在大地上看,是一片银装素裹的雪。

单纯,无暇。

我喜欢精灵,不是因为他们可爱的面容,而是因为他们干净的眼精。

那是世上最完美的光之瑰宝。

我从没见过,那些神话故事中的精灵。

但是我见过许许多多我所认为的精灵。

他们有的是一片落叶,有的是一枚雪花,有的是人的一滴泪水。

精灵者,天地之精,万物之灵!

故无形无相,唯心交感!…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0)

记得第一次接触李零先生的作品是在一个周末的上午,那时我正在三联书店中闲逛,无意间便看到了李零先生的《花间一壶酒》。

记得当初看到这本书,我第一眼想到的便是赵崇祚所写的《花间集》,后来一翻,才知道了李零这个名字。

在这本书中我看到了一个喜欢在自己的小楼里看书躲避俗世的灵魂;一个敢说出“国学乃国将不国之学”的狂士;一个值得尊敬的文人。

后来也拜读了李零先生的《兵以诈立》,大概是因为越来越了…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0)

公历1月7日上午十点左右。前往考场的我看到楼下干燥的路面,便以为今天会是晴天,开心的走了出去。最后的结局却是我举着伞和一位好心肠的学妹,在雨中一起共行到了考场。

便是如此奇妙,处处充满了惊喜,犹如天空中变幻瑰丽的颜色一般,总是令人琢磨不透。

本来我已走到半路,天下起了大雨,心中烦闷的我便到一旁的打印店躲雨,不多时,见雨渐渐变小,外面已有人将伞收起,我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还来得及。拿起书,带着…

阅读(725) 评论(0) 推荐(0)

逝往

每个人都渴望幸福,哪怕它是那么的遥不可及,那种名为人的生灵也都会努力的向着幸福,伸出自己的手,仿佛被黑暗囚禁中的人们总是不自觉的被牢房外的光明吸引,哪怕这种行为是这么渺小,是那么的不自量力,但也不会去放弃,如那追寻太阳的夸父一般,用一生去追寻。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生活,平凡的智慧,平凡的家庭,但是我却感觉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有爱我的父母,爱我的妹妹,爱我的爷爷奶奶……。

我也…

阅读(69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