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煤油灯

屈吉平

我喜欢灯。

常常在一个人独处的夜晚,出了机关大门,沿着街去看灯。街上各式各样的灯——长明的花灯,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射灯、彩灯,旋转的舞台灯,商店、宾馆外闪烁着七彩光的霓虹灯……我心中最渴望的还是那一盏流淌出淡淡的鹅黄色光的煤油灯。

小时候,正值荒年,偏僻的乡村没有通电。家家户户都有一盏烙满油渍的小灯盏,灯亮起来,昏光如豆,只能照亮身边的一小块。这一盏盏盘…

阅读(440) 评论(0) 推荐(1)

与田园为邻

屈吉平

虽生活在小城里,概念中的家却在农村,我的故乡——黄河沿岸一个三面环沟的小村,便成了我时常要回去的地方。播种要去,锄草要去,打药要去,浇水要去,收获时节更要去。我既为这样的辛苦奔波而嗟叹,又为自己拥有这一方热土而庆幸。

家里耕种十几亩薄地,繁重的农活几乎都落在了父母和妻子身上,我的双休日、节假日大都是在乡间田园中度过,基本上成了补偿他们的最好机会。回到家劝住年迈的双亲…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0)

初春野菜

屈吉平

乡村的野菜是大自然的精髓和礼物。它们清纯新鲜,美味可口,鲜嫩欲滴,风味独特。特别是采挖时的许多情趣让人难以忘怀。

适逢春意浓,又闻野菜香,春天是野菜种类最多的时候阳春时节,万物复苏,细雨淅沥,土地潮湿疏松,一株株野菜争先恐后从泥土里拱出来,地里便出现了三三两两挖野菜的人。野菜对于上了年纪的人并不陌生,在那十分艰苦的年代,它们甚至抢救过一代人的性命。像我这般年龄的农家孩…

阅读(694) 评论(0) 推荐(1)

依恋黄土地

屈吉平

也许我一生都走不出故乡的黄土地,所以,我对养育万物生灵的土地,有着一种特别的依恋之情。

初春,空中夹杂着汗腥味和泥香味,春耕的乡亲拖着一架架木犁来去匆匆,呵斥声和牛蹄在硬梆梆的土路上踏出的节奏,组成一支和谐的晨曲。酷暑,田野里现出一幅壮阔的画面:一头黄牛背负着烈日,踩着犁沟前行,耕耘着肥沃的土地,耕耘着生活的原野。光肩赤背的汉子小憩在田头,大黄牛立在犁沟反刍,孩子在…

阅读(529) 评论(0) 推荐(0)

家乡的苦苣菜

屈吉平

我的故乡在黄河沿岸,平展展一望无际肥沃的河滩地里,长着一种嫩绿、带锯齿叶的苦苣菜。这种野菜味微苦,淘洗后拌上面粉就可食用,吃着不腻,放着不霉。故乡男女老少,祖祖辈辈,数不清有多少人吃过拌苦苣菜。

童年时代的我和无数乡村的孩子一样,习惯了放学、星期天去地里挑野菜。经受饥饿、劳累、困苦的磨练,尝遍了可以裹腹的百样野菜,吃的最多的还是苦苣菜,因而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记…

阅读(790)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