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小梦的生日。

和若竹、小梦三个人坐在街心公园的大草坪上,喝着奶茶聊着多舛的人生,这般纯粹相互依偎着闲聊的庆祝显得有些寒碜。在这样一座小城市里,常常会让一些邀约因为无处可去,而变得日复一日,遥遥无期。

可是如今,当我们流浪在不同的城市,回到这里,才觉得,只要能见面,哪里都无所谓了。

有一段时间觉得照片里的喜怒哀乐都是打了折扣的。因为岁月冗长,新人旧人的合影不断更新着相册,未见得就能…

阅读(463) 评论(0) 推荐(0)

每个周四上完体育课,中午都是倒头就能睡个三小时,醒来全身乏力。于是周四下午开始,便整个人都郁郁寡欢无精打采了。

这个学期学排球。

还记得初次学习垫球之后,下午我们的双臂就淤青了一大片,醒来细细观察着深浅不一的淤青痕迹,和方颜、莎鹊、姿巧亮出胳膊,对比谁的淤痕更为严重。

最后找到了个极为契合的词来形容-----"家暴"。

下个星期开始考自垫,只有到了考试的时候才深…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0)

穿过纵横交措的车水马龙,我喜欢这片内海,倚在护栏边上,吹着疾疾的海风听着涌动着的海浪声,看着礁岩被一点点淹没,近在咫尺的船缓缓驶离,继而消失在海天交界处……

因为小时候成长的地方有很大的河流,那里有渔船,那种鸣着响亮汽笛的小船,所以从小特别喜欢流域和船只。长大以后,经历了许多事走过一些地方,才发现我喜欢的是大海的那份辽阔。

沿途风光无限,我们一直在海滩上走着晃着,方颜说海滩上的小洞洞下面会…

阅读(463) 评论(0) 推荐(0)

学校饭堂一直都有好多小孩子在打闹。为了坐空调位置,和莎鹊早早来到饭堂,5点半的饭堂人烟稀少。

我吃饭向来磨蹭,莎鹊吃了一大半的时候,我还在捣鼓着我的酱油鸡,一直吃菜和肉,吃米饭几乎是一粒一粒数着吃的速度。

很快莎鹊就剩下一点饭和青菜,她说吃不下了,放下筷子开始东张西望。突然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跑过来,拿起莎鹊放在桌面的手机,问:"姐姐,打开给我看。"莎鹊一脸莫名其妙,笑着…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