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漠着,揣着笑,让精神包容住同情,相亲着,相吻着,这指引破碎,但也是无可奈何吧!

非常害怕,每个人,他知道它们的所有薄弱,令它们抛弃曾有的心,焕然一新,但对它们来说无异于死,于是它们想出个新法子,可以令他堕落啊!把他拉下来,变成同类,变得焕然一新。于是来了,那畸形的鹿,肥肿的猴,开屏的雀,多么妖媚,多么柔顺,多么残美。

哦!骚动着身躯,低喃着轻语,温柔的摩挲着。他全承受,封闭了体,保存了…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0)

他跟着风的足迹,伴着晨的咯咯笑声,走进了城镇。

走向了这片肉体与灵魂所矛盾的。

那片被神渴求,怜悯的血红之地。

一次最后的晚餐,一次高空地坠落。

分解地更加彻底,更加动人,伤痕在叠加着,不重复,好似一个荒诞的笑话,在他眼中是。而在他们眼中“是正常且带一定幸福的”,他们创造且认真服从于其间,被羞耻蒙入双眼。

他看到一位乞丐,走了过去,让太阳的光也一同照耀,幸福地温暖。

“哦!…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0)

他决心要走了,不能再耽搁,他知道的,这新的世界似乎与众不同,在这里,一切都是接近本质的,都是虚妄的。

当踏出第一步,一头狮子跳了出来,面对着他,用凶狠而澎湃的语气在哀嚎着,自语着,像是超度没落于尘世的孤魂,全身上下都披着珠宝,在光的折射下愈发刺眼。他开始忐忑。

在另一边,一只背着毒囊的蛤蟆爬了出来,旋卷着舌头,黑色黏腻的汁液不断滴落在岸边,池塘也分成两色,一边是极致的白,一边是极致的黑,而…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0)

他站了起来,望着周围陌生的景象,稚嫩的双手,他感到异讶,并为自己羞耻,就像人为至色子的输赢而后悔,莲为与淤泥陪伴而沉默。

但又能怎么办呢?一切都发生了,我现在所有的,所行的,怕也只是因饥饿罢了。他这样告诉自己。

他前行着,当走过一片草地时,他看见了一个奇特的景象:一只狼正要把羊皮披上去,小心翼翼的。

这令他不解,他走了过去,问道:“你在干什么?”

狼没有回答,细心地穿着,等一切完事…

阅读(489) 评论(0) 推荐(0)

一个老人,经历了深刻的谴责并沉思,他已经八十岁了,时光的礼赠越来越吝啬。回不去了,他对他诉说着,好似一种遥远的期盼,一种希翼。

严重地喘息着,生命的厚度越来越稀薄,被压缩着,在于无尽的意志间。沉重的,沉重的,是不愿呼吸的凝胶,不愿摆脱的基础,为什么?他知道的,是诱惑,是幽闭,是同自然浑然一体的,牵动着本我,释放出,便拥有青春的热情与敢于拼搏的斗志。但又迅速的,仿佛无底的火,会一闪而逝,只在空中…

阅读(49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