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几个朋友吃饭,无意中听说云州和淮城通了火车。江天眼神中闪过一丝忧伤,一口闷下杯中的酒,突然伤感了起来。其实这种心情已经在心里扎根发芽,每当想起她的时候,忧伤就开一次花,任她在脑海中摇来晃去。有时候,他很享受这种刻骨铭心的肆虐,但更多时候是遗憾。

云州是一个很小的城,淮城也是一个很小的城,相隔不过百十公里。它们之间被一个永州城隔着,但这个城却没有大大方方的担下两城沟通的任务。因此,淮城到永州,…

阅读(647) 评论(0) 推荐(1)

愿你能活成你最爱的样子

去上班的路上,会经过一家书店,名字颇有看破红尘的风味,叫做净安,里面的装饰也很有古典韵味,与书韵结合起来,真是再恰当不过。因为平时喜欢看书,所以常去逛逛,一来二去和店主稍稍熟悉了点。

她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我们暂且叫她小A,小A的长发松散的披着,经典的样子就是坐在棕色的柜台前低头看书,或者写写东西,安静且优雅。偶尔有顾客买书付账,她就停下来,时而也会与人家交谈两句。…

阅读(2471) 评论(0) 推荐(7)

【1】笔上烽烟,纸里轻狂,弹指年华易落

挂了电话,已是深夜。每次和兄弟打电话的结果就是说到口干舌燥、手机关机或者挂掉之后提醒你手机欠费的短信。这么多年,习惯与她们几个兄弟相称。总觉得“闺蜜”这个词像小女生,不够坦荡;“知己”一次想来也并不合适,因为志不同道也不合。一声兄弟,其间情义一目了然。毕业后联系不多,一旦联系,说话依然口不遮心,也无所顾忌。上一句还是“哎呦,想你了”下一句就是“你是猪吗?…

阅读(690) 评论(0) 推荐(0)

夜色很好,泛黄笼罩着圆月。一个人从乐天玛特走回来,路过情人坡,稍稍驻足了一会。去年十月八日,出现罕见的月全食。我和驴子、奎奎特地买了烤鱿鱼和啤酒,坐在情人坡上,等待那只期待已久的红月亮。

那次月食对我们好像赋予了更多意义,毕竟是地理出身的孩子。很多人去了实验楼,向光来老师借了望远镜进一步观察月食的过程。那一晚,群里热闹非凡,许多人激动的描述起红月亮。我和驴子、奎奎也时时刻刻的关注着,奈何凡眼总…

阅读(938) 评论(0) 推荐(5)

今天的阳光很温和,拉开窗帘会有半暖的光线照射进来,平静且柔软。坐在书桌前,看着关于实中的贴吧与论坛,心却不淡定。不淡定是因为看到有人说的关于实中的话,我也想多说几句。

其实,很多时候用“关你鸟事”、“关我鸟事”两句话管住自己,就能省去很多麻烦。如果想要去批判一件事,至少你先了解它,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开口。就像李敖骂蒋介石一样,他先把关于蒋介石的资料看了很多遍,研究个透彻,然后噼里啪啦说的你心服口…

阅读(111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