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中不知在做着什么梦,感觉有人靠近,睁开眼一看时间——凌晨四点半钟。来人急不可耐地掏出手机,翻开相册指给我看,问有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

见过寻人的人太多了,却从未见过被寻的人。大都是私奔的女孩,大都是父母一脸憔悴的一脸辛酸一脸无奈地逢人求告,好象他们丢失的不止是一个一二十岁的慒懂女孩而是祖传的稀世珍宝。来人是一个小伙子,他后面告诉我他才十九岁。背着一只小背包,皮肤黝黑干练机智。黑色的运动…

阅读(2010) 评论(0) 推荐(0)

明天是“教师节”!如果不是石化张在群里提起,说实话,我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做学生时,总是听说:老师是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学生;老师是园丁,哺育着祖国的花朵。这些都是概念化的东西,在自己当年的思想境界里,形成不了多少触手可及的真实感。在家,我不是个好孩子;在学校,我亦不是个好学生。走上社会在经历风风雨雨以后,时常回想起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始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并非老师嘴巴无聊时用来磨牙的嚼…

阅读(2600) 评论(1) 推荐(2)

一只蚂蚁的精彩

暑热乍消,天又阴阴地下起断断续续的小雨,我的旧伤累累的身体最经不起这样桑拿天气的煎熬,浑身痛得简直是在抽筋换骨。长篇连载写得磕磕碰碰势成骑虎,想如某人所说就此搁笔,怎奈找不到体面的借口,抑或心底那份把绿叶长成花儿的期待还在苟延残喘。

纸和笔摊在面前,脑子里木木的精神涣散如一蓬小雨,如此枯坐在这大好的时光里,简直就像一株稗草独占一方沃土,暴殄天物。

人啊,一旦堕落了就是一…

阅读(3870) 评论(0) 推荐(1)

从派出所前后脚出来,进了对面那家小酒馆,由于里面没有多余的座位,本素不相识的二人被挤进一间包厢里拼桌而坐。房间很小只够三四个人活动的空间,但布置本地还算上档次。洁白的桌布纤尘不染,仿真皮沙发柔软舒适,中高档的墙纸米黄的底色上妖娆着蓝绿的花草。一只半匹马力的小空调足以让人神清气爽。

他想喝啤酒,冰镇的,为的是抚慰一下躁动的情绪。他突然灵感发现地想到:与其自掏腰包买醉,不如找个冤大头来心甘情愿请客…

阅读(3887) 评论(0) 推荐(2)

一仗打完,大家都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还有受伤挂彩的,当然结果一律是中国胜鬼子败或者金箍棒队赢红大刀队输。司令王红红爬到苦楝树的横杈上坐好,其余的人不管是红是黑全部坐在树下,有的靠坐在树根上,有的捡一块砖头垫屁股,有的索性坐到地上,横的竖的斜的摆摊般散落一地。当然这乱中自有他们的序,各人的座位还是固定不变的,外人看不出,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有数,虽然没有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的排序那样严谨,但还是不可私自…

阅读(352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