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汪小祥

咏梅二绝句

其一 咏涧边梅

寒梅一束涧边栽,

傲雪凌霜独自开。

要解幽幽香彻骨,

当由漫漫苦寒猜。

其二 咏小院梅开

独喜幽梅院角开,

凄风苦雨奈何哉?

雪压枝断虽为憾,

傲骨幽香秉性来。

咏蓬川修竹二绝句

蓬川位于旌德县与绩溪县交界的邵顶岗(886米)东麓的山脊上。蓬川以竹著称,蓬川竹海尤为有名。你看那山连山、坳连坳,广袤而无边…

阅读(672) 评论(0) 推荐(1)

文:汪小祥

皖南的严冬,也可谓是万类霜天,冰封地冻,让人颤栗。寒冷的空给人凌凌然、瑟瑟然的感觉;飕飕的风,刺着人的脸庞、扎着人的肌肤,割着人的耳朵……只要你在风口上站上那么几分钟,立即让你木在那里,手脚、身子都不听你使唤。

然而,山依然是郎秀的。由于厚实的植被,漫山的杂木林在严冬的霜凌雪侵之后,枯叶凋零,繁华退去,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和树干,显得略有些失意和无奈。但遍山高洁的油松依然摇曳着苍…

阅读(671) 评论(0) 推荐(3)

文:汪小祥

晨光里,头顶飞过一字排开的雁阵,相伴着催魂夺魄似的嚎鸣,渐行渐远……雁去也,节候也随之剪去了秋的尾巴,拖沓出冬的头绪。

北风,冲动似的呼啸着,撕扯出冰凌的沫屑,吹奏出枯萎的悲凉,一路席卷着最后的残叶自北向南踏歌而来。

一切都在不经意间,似乎那金色的风景还在眼前,一眨眼初冬的清冷的霜风又切切实实的贴着你的脸。脑子里所有的描写冬的美文都似乎幻化成眼前湖水中央那闪烁着冬阳的麟波,…

阅读(881) 评论(0) 推荐(3)

冬日里,当几阵风雪飞舞之后,自然界便呈现出一幅千里凋零,万籁萧瑟的败落景象。但江南的徽州却在那肃杀的节令里为我们演绎出一番截然相反的绿意葱茏之境。

2014 年11月的一天,我们有幸驴行到绩溪的茶源、外洪,翻山至歙县的下培头、竦坑,再走竦岭古道至绩溪胡适故居地上庄。

一路上,徽州人着实为我们演绎出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美。你看那不下千米的高山缓坡上遍地的梯形茶园,满山满凹的竹海,一年四季就那么…

阅读(602) 评论(0) 推荐(3)

(引子:最近因搬家,在一摞尘封的笔记、日记本及残存的旧稿中翻捡出一些上世纪80年代的一些碎片似的记录,不忍丢弃,于是加以整理并用键盘敲击出来,形成一个系列,不揣冒昧,让它首次见诸网络,算是对自己一段经历的纪念吧。为保持当时记录的真实行,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也就原样呈现,未做加工。只是涉及到的人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全用的是化名)

那是1977年,高中毕业,回乡不久,当时的公社教干通知我到某处村小…

阅读(793)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