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我们毕业了。没有栀子花为我们流泪,没有青草为我们悲伤。一切都以最平常的情调在那个离别的暑假里流过,外表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毕业前,班里总有一种平时显现不出的异样气氛,就像在火山爆发之前给人带来的恐惧感。可能是我们太天真,城府不深,虚伪太少,每个人都无法压制这种异样的感觉,忍不住使它露出答案。就这样,火山爆发了。

同学录一下子像雨点一样从天而降。问电话号,问QQ号,制作“联络网”…

阅读(55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