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四岁了,在荷兰这就是法定读书年龄的开始,这里没有划片和学区之说,小学的构成也五花八门,有公立的,有教会办的,有私立的。。。。反正至今我也没搞清楚,学校规模都不是很大,也不会有国内小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0)

我来自东方,带着那片星空固有的气质,最初的碰撞,着实令我迷茫!现在想来,没有对错之分,只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合理现象。。。。。。

记得刚刚来到这个低地国家的最初半年,有一天,一个公司高管级的荷兰朋友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0)

——— 致我远在家乡的同窗们

昨天翻看旧照片,一张张稚嫩,青春的面孔,映入眼帘!好年轻呀! 仿佛就在昨日。。。。。

那一年,那个夏末初秋,京山脚下,我们十八九岁,怀揣着好奇,兴奋和对未来的

阅读(561) 评论(0) 推荐(0)

     

        十年前的一个春天,我买了一棵樱珠树,细细的树干,上面嫩嫩地挂着几片叶子,我心里一直怀疑,它能成活吗?能结果儿吗?有点悬!种下,放任它,自己长吧!从此我并不是很关照它,似

阅读(1100) 评论(0) 推荐(0)

这里有一群自诩“老农”的人,他们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农,只是一些体验和享受劳动的人。

荷兰的城市里有很多闲置的空地,比如小区的边边角角,马路旁的树林里,政府部门把它们划片分割,每块大约一百多平方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0)

西荷花落,花落去。

中土春来,春怡然。

年轻时,我不是个喜欢养花的人,总认为鲜花就应该满山遍野的,自由的,在青石缝里按照自己的个性随意开放,那样才灿烂,才张扬,才表达他们的个性,如果把它们圈养

阅读(63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