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如何给自己定位的呢?

稍有不慎,则妄自菲薄;稍有不慎,则飘飘欲仙。

但麻烦的是,谁也不是子路,不是所有人都会“人告之有过,则喜。”人看自己如看芝麻,越看越小,最后眼花了,就只剩下“真空”一般的存在了;人看别人如看西瓜,越看纹越多,最后看成了纵横交错的皮球,老想上去干扰一脚。别人犯贱,那叫“作”;自己犯贱,那叫热情过“度”;别人心机,那叫 “SB”;自己心计,那叫“运筹帷幄”;别人吃零食…

阅读(573) 评论(0) 推荐(0)

末日向西奔天地,冰雪前扑万劲风。

乌军欲倾压华夏,九龙腾飞浴霜生。

寒桥游水凝冰魄,黄叶秋下硕硕空。

只是初冬未敢寒,雪浸深秋二尺中。…

阅读(393) 评论(0) 推荐(0)

雾起南山下,魂入日荒时。

丝冻风寒角,结网凝霜前。

蛛死枯网破,织尽苦缠绵。

欲栖何依处?无声息永眠。…

阅读(408) 评论(0) 推荐(0)

童叟相对门,

各自笑无痴。

断发当应酒,

年少再无时。…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0)

己有绝世之物,而私藏于身,未兴其意,未振其名,似葬花于土,不见其彩。马有伯乐,令之日行千里,琴有伯牙,使之拨动心弦;若使良马埋没于奴隶人之手,则不闻千里马之名也,若羁琴于乐师之间,则未显精妙之琴音也。故物有稀者,器有贵者,若无良工巧技之师,绝物不复绝伦之色,精器未有精彩之绎。

物发于通其意者,器绝于知其妙者。世界之大,物物形形色色,偶遇一二称心之物,或为装饰,或为点缀,因其颜色而藏,念其巧妙而…

阅读(59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