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立冬,家乡漫山遍野的油茶花傲霜开放,洁然一身,芬芳清幽。玉树临风,它那灵性的洁白和秀挺的风姿,成为家乡冬季最美丽的风景。

据《山海经》记载:“员木,南方油食也”。这里所说的“员木”即油茶。据此推算油茶在我国至今已有3000年以上的种植历史,油茶真乃大自然赋予华夏大地的瑰宝。油茶树生长在山崖、原野、地头,不嫌山贫土瘠,不惧风雨雪霜,不畏严寒酷暑,傲然挺立。它用一年的累积孕育出丰硕的果实,在人…

阅读(1063) 评论(0) 推荐(3)

在很多古诗词曲艺中总是把冬天写成颓废的、灰褐的、凋萎的,成阑珊之势。我不甚苟同。

残荷败柳,枯草黄叶,是冬的殉情之物,摇曳在冬的寂寥之中。那是一种冷寂的殉葬,但在那深厚的土层下面正萌动着春风吹又生的勃勃生机。

雪是冬天的精灵,是从北冰洋飘过来的圣诞礼物,是从西伯利亚杀过来的刀光箭影,是从远古冰河期函寄而来的信笺,是从浩翰宇宙外星球飘落的文明。冬天犹如一个童话世界,冷美的雪花凝结成皎洁的雪绒…

阅读(1884) 评论(0) 推荐(5)

秋雨一直下到初冬,湿了整个城堡,潮了整个心绪,蜗居家中,反反复复地听着经典老歌,认认真真地读着老友的诗歌散文,断断续续地翻动着无聊的新闻旧事,时时刻刻关注着东南西北的天气预报。阴晴圆缺的月,风霜雨雪的天,雾霾重重的人间,战乱不止,地震连绵,这世界,被撕裂着。

终于,天放晴了,扫去了所有的阴霾,江南初冬,清冷被一抹暖阳所吞噬,人间顿时花溅泪。墙脚一枝腊梅探头探脑,愣愣地,犹抱琵琶半遮脸,羞羞答答…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1)

故事一:一个农夫满心欢喜地挑了一担桔子去城里卖,找了一个流动人员比较密集的地儿,一声不响地蹲着,静待买客,一个时辰快过去了,却没人问津,农夫很惊奇,我这么好的桔子,卖相好,既红又大还很甜,怎么没人要呢?正当农夫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有个声音问到,“你的桔子酸不酸?”农夫连忙应声“很酸很酸!”那人拂袖而去,农夫更懵了,“这、这、这,这是咱得了?”

一方面农夫不知道“酸”是什么意思,他以为城里人说的…

阅读(664) 评论(0) 推荐(1)

爱人和女儿最怕的是回老家的时候下雨,走走不方便,到处都泥泞,粘人的泥土,带着芳香的泥土。

故乡的泥土,粘人。儿时,总喜欢粘着母亲,象个跟庇虫,母亲总说我象稻田里的泥巴,粘人,也烦人。小时候最怕下雨,到处泥泞,路也不好走,满鞋帮子都是泥,甚至摔脏了满裤腿都是泥,回家,母亲总叨唠。冬天,下霜的时候,泥是酥酥的,踩上去会咔咔的响,小孩子都喜欢踩,踩得一鞋子的泥巴,重重的,回家,母亲总叨唠。而今母亲已…

阅读(1408) 评论(0) 推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