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

满耳朵里都是稚气孩提整齐响亮的唱吟。这是唐寅的诗,他是桃花庵里的桃花仙。烟柳画桥,苏堤斜陌,萋萋芳草,酒旗飘飘。我呢?在哪里?这是梦?只能是梦。那么,就让我在这梦境里沉得更久、更远吧!

桃之夭夭于野,灼灼其华于世。乱世桃花,痴醉了…

阅读(2736) 评论(0) 推荐(6)

春风化雨,燕自归来。为了准备迎接一个春季,我一整冬都沉默不语,想要献给春天最美妙的歌声,想要一吐对春天的深情。

风还很料峭,雨仍显寒凉,但我等不及了,翻过山丘湖泊,掠过市井屋檐,我将春的气息系于剪羽上,每次一振翅,春将散落下来,点着轻灵明快的调子随风浮动、飘远。

无形的春的气韵缭绕,触在林梢,枝尖冒出数片嫩芽,一撮一撮鹅黄小叶乖巧挺立,好似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懵懂孩提;洒在英丛,繁花裹露层叠苞…

阅读(1197) 评论(0) 推荐(3)

四月里,杜鹃花的姿容,当之无愧“妖冶”二字。明灿灿的阳光下,风摇芳动,灼灼其华。成片艳红紧密地挨着,新娘头顶的簪花似的,绰约的风姿,像是在欢悦:春光到了!开呀!开呀!

这是属于它的时节,理所当然尽显妖娆,多抢眼都不为过,美到荼糜是它对春日的忠诚。

时常觉得春日对万物近乎宠溺,尤其是对花木。晨曦,情人的吻般吻醒紧皱的花容,顷刻间枝叶便舒展了,丰润了,纤薄的花瓣像镀了一层蜜蜡,流光溢彩,艳丽四…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0)

寺庙的钟声响了,是早课时间,我从一堆枯叶里爬起来,抖擞一身鬃鬣,向山顶的经堂越去。僧弥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早已习惯一只小狐,在木鱼敲响第一声的那刻,蜷身匍匐在临窗的后山坡上,眯眼假寐。

清晨、梵音,青草、露珠,斜飞的朱瓦琉檐横出天际,天光渐现鱼肚白。沉钟古寺浑郁,山林叶陌葱茏,靡靡佛声回环缭绕,森鸟寂寂。云深隐世之外,幽致宁远曦闻。

听不懂那些僧弥在诵念什么,但我心总不觉被它牵引,很轻很轻,…

阅读(538) 评论(0) 推荐(0)

今日晨起便吹来雨风,格外舒适,吹进屋子里,内外通透,物具生凉。雨风拂人脸上,惺忪晕沉的感官都酥酥转醒,还是不愿意睁开眼睛,静静感受着,这天然送来的清爽的吻,不禁想站成一棵树,身体似翩翩薄叶轻盈,在风的抚摸下快乐飘转。

闲逸清晨,于庭中小坐,浅饮温茶,聊些寻常散漫的俗家话,平平喜乐,淡淡安然。母女三人中,我起得最晚,母亲与姐姐早已坐在前廊上说着话,山阴云皱,暑雨将至。

风过我的房门,滑过我的…

阅读(52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