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 飘

“老板,您来电话了!”一个小女孩儿的怪声怪气的声音,模仿着唐老鸭的腔调。小女儿也在喊:“妈,你来电话了!”铃声是大女儿设计的,我一听便会忍不住笑。拿过手机,是二姐的号码:“大丫在家没?”我

阅读(894) 评论(0) 推荐(0)

沈飘

在我们招苏台河边的这个村子里,我家是一队,七个队才组成的这个村;现在都改成组了,每组几十户人家,多少不等,一大半以上是一个姓。想来应该是这样的:最早一户人家或几户人家,几个孩子,一帮孩子,儿

阅读(1504) 评论(0) 推荐(0)

大地飞花

我是个女孩儿时,这条河在我家门前,村子的大南边——它的名字叫招苏台河,是辽河的一条支流;出嫁后,这条河在我家后面不远处,推开我家后园的大门,便是招苏台河高高的拦河堤坝,这大门就日夜和河遥

阅读(1000) 评论(0) 推荐(0)

招苏台河畔

1

小弟晚上打来电话,说:“大娘家当初给出去的那个小三丫儿明天回来认亲啦!妈让你最好抽空回趟家看看,说你和她是同行,有些事可以劝劝她……”

正是阴历三月十几,月亮早早探出了头,

阅读(913) 评论(0) 推荐(1)

永远的那片林

我家有片林,一片曾让我喜忧参半的林。在别人眼里,那已是一锭金,也有人说,它可以换一台不错的小轿车,这我信,有人问过,可我没有想过。在我眼里,它就是一片林,一片属于我名下的林,我要等到

阅读(1098) 评论(0) 推荐(0)

等花开了

没成家时,一到腊月,看到路上人来人往的去上坟,便会问爸妈:“我们结婚后,用不用回来上坟?”爸说:“太远了,就在十字路口烧也行,叨咕叨咕心里话,在纸上写上亲人的地址和姓名,近的,最好亲自上

阅读(1332) 评论(0) 推荐(1)

父亲

父亲当了十来年的小村队长,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无论做什么,就知道按个戳就行。

队上来的知青都和父亲很和得来,父亲兄长般和他们打成一片。后来知青返城后,还给我家寄东西。我穿的白塑料底、红趟绒

阅读(1073) 评论(0) 推荐(2)

我的招苏台河

我从邻县嫁到这个小村时,知道这条河是省内的第二条河。但它离我娘家很远,我从没亲身走近过它。这条河的故事全是丈夫东一杷子、西一扫帚说给我听的,也只是大概。

丈夫家离河很近,三个组连

阅读(5447) 评论(0) 推荐(1)

灯笼树

小时候,一进腊月门,吃完早饭,爸抽着纸卷的旱烟,妈坐在旁边纳鞋底,围着火盆,天天算计一阵,今年过年如何、如何?爸便四处开始看屋子,妈也抬头四处打量屋子……

爸便会说:“家是什么?家就是

阅读(1141) 评论(0) 推荐(1)

花•路

沈飘

那时侯,爸妈还很年轻。

毎到打春那天,妈便让爸下菜窖,把大绿罗卜扔上来几个。妈把中间那段切成一薄片一薄片的让我们吃,说:“啃春,开春阳气上升,吃了会少得病。”然后,把紧上面带

阅读(76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