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她企盼自己像个母亲般呵护他。完全不顾年龄地。

他是一中学语文老师。也许,爱他的最好方式便是把他当父亲一般尊敬与爱戴。谁也不冒犯谁。但当那层纸越是若有若无,内心隐秘之处就越想突破。或许,从头到尾,这都不是爱,只是想当然,对魅力和尊严的可怕征服。

见到他充满魅力眼睛,她第一次迷醉。却丝毫无法控制住喷薄欲出的感情。默默对自己说:其实,我就是想放纵一次,就一次,不行吗?

没有人应答。{…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1)

她在公司代替老板接见客户商时,偶然结识了他。他年近40,家有妻儿,生得风度翩翩,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却突破了所谓清规戒律,她与他不可避免地坠入爱河。

她是无意的,可是她的无意更是激发了他蓬勃燃烧的征服欲望。他开始送些礼物给她,即便是在平常凡俗不过节日的时光里。迈出第一步后,他便利用精心谋划的策略循序渐进步步攻入。

说实话,她长得一般,不像范冰冰妩媚动人,也不如章子怡的高贵幽雅,更比不上孙俪…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0)

缥缈笙歌沸,朦胧月华楼。尽是光芒万丈,软玉温香,恍然不过南柯一梦。

过去的,过不去的,都变成了一团扶不上墙的软泥。再回头,尘土万丈。

深陷,沉溺,无可救药。

俱是无言。

渐行渐缓,把前方视线开览得一望无际。怎奈回头,怆然暗惊。

夜月幽梦,眷恋地望着柔情春风,脉脉不得语。残雨笼睛,胭脂留醉。终为惊鸿一瞥,梦幻泡影。

寒云暮雪,诉说无尽情思。柳条儿,只当过眼云烟。她袅娜着身姿,…

阅读(5139) 评论(0) 推荐(1)

野生的男子,浪子般堕落腐化、无可救药,他们,早已堕入地狱,没有人能够把他们拯救,回到天堂。

初次与小方谈话,是深夜时分。找了桥边一家普通的烧烤店。一坐上位,他大声吩咐道:“老板,给个菜单子。”声音洪亮浑厚。他淡然地拿起来,放回去,动作娴熟,看来老练世故。

后来,用餐过程中,小方说自己16岁出来打工,今年22,比我大一岁。接着,他的目光迷离,望向远处几棵大树,平静而感慨:“是的,已经6年了,…

阅读(4483) 评论(0) 推荐(1)

无限地喜欢那些绝望透顶的东西。

看着死尸流血,一点一点地腐烂;发现早前新鲜的食品罐头,经受不住时间的捉弄,慢慢过期变质;还有美好的东西渐渐毁弃。心中便会涌起不同寻常的雀跃、欢喜。

有时会怀疑这种特殊心理状态的正常性,但仍阻止不了内心喷薄欲出的山洪暴发。

看影视片,常常为对悲惨动人的结局感到惊异,从而幻想、揉合、拿捏。构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而欢喜结局的连续剧,除了欢,就是喜,根本不会…

阅读(90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