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即将写完电大这两年生活的时候,还有一件事要说上一说,这就是人的宿命。这要从一次春游写起,一天,在东风拂面而草色遥看的春色中,同学们都骑着单车,一路兴致盎然的来到了掩映在张广才岭深处的方正县双风水库。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0)

转眼到了八五年春。随着最后一个学期的开学,撰写毕业论文的事就摆到了面前。在选题上校方并不苛求——凡在中文专业范畴之内均可。面对这个宽松的要求,我该如何,是就低放过自己,还是把目光放到虽感兴趣却颇有难度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0)

进入这个学期后,我们班以极好的学风赢得了外界的好评并被县委点名参加全县建国三十五周年文艺演出。搞什么节目才能有我们的特色呢?班委会和班党支部一研究,决定搞一个国庆颂歌并确定当过电台主播的朱景隆和另一位

阅读(710) 评论(0) 推荐(0)

本学期还开设了中国古代文学课。由于有阅读过的较多作品做基础,我对教材的理解就顺畅,就总能与老师形成互动。当然,长于本课的还有几位,像张仁成同学,就他对《史记》和《汉书》的了解而言,称之为能也不过。每当

阅读(729) 评论(0) 推荐(0)

八四年三月正是黑龙江寒气未退的早春,我盼来了第二学期开学的日子。这里之所以用了一个盼字,其原因不但在于对学习的渴望,不但于学习中找到了自我,更在于此处做人不必把尾巴夹起来,这种愉悦在官场上岂可有之!{

阅读(613) 评论(0) 推荐(0)

此时上电大脱产学习,可以说是我人生奋斗中的又一次求索。这当然是我多年渴望而未果的心病,今朝如愿不禁感慨满怀。人!应当怎样活着?芸芸众生的命运,有如万花筒般的纷繁多变并受着时代及环境的约制。而我这种无任

阅读(531) 评论(0) 推荐(0)

听到我要上大学的消息后,造船厂的弟兄们倍感留连,特别是我曾信用有加的厂长黄立贵,那不舍的情怀更让我为他的今后担心。因为,他已将我对他的信任和重用化为了对知遇的回报。无论我在与不在,他都能把我的要求落实

阅读(624) 评论(0) 推荐(0)

八三年七月,省委组织部委托省广播电视大学举办全省党政干部脱产大专班,县委组织部正在接受报名。得到这个消息,我既振奋又担心,振奋的是:如能如愿,既可以园了我的大学梦,还可以借此离开这个不得施展且处境尴尬

阅读(750) 评论(0) 推荐(0)

人,自古及今都生活在一个靠脸来维系着的社会之中,什么是脸?脸就是一个大写着的,自尊自爱和自我规范之心。当下社会正在转型,无数的人从有组织的公有细胞——单位,羊放到了社区里,这就造成了管束和育化力度的跳

阅读(877) 评论(0) 推荐(0)

人食五谷而身当寒暑,加六欲七情之累,病生于身而谁能免?何以对之?寻医问药而已,不过,有些病自己才是最好的医生!

若干年前,我还是一个体重超标的人,一点七五米的身高却有着八十五公斤的体重,于是血脂血

阅读(71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