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云血樱!你你你…不是死了吗?”夜子墨瞪大眼睛哆哆嗦嗦地向后退着,连怀里的美人都顾不上。“不可能啊,母亲派出了那么多家族杀手呢……”“死了?”血樱眯了眯眼睛,难以形容的怒气从心底涌出,原来那让她几乎没了命的杀手竟然是夜家派来的!“很好,夜子墨,你告诉了我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可能…”看着夜子墨好似安下心来,血樱徒然煞气横生:“放,过,你,呢?”手起刀落,血洒了一地。

夜家,你们很好,真的。{…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1)

……五年后……

血樱手握长刀,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云府,眸中掩不住的哀伤与厌恶十分醒目。当时母亲为了使父亲成为云次辅,将自己嫁给了夜家的小公子,谁不知道夜小公子十六岁时就花名在外?幸好她因为心中对萧文然的由爱生恨促使自己逃婚,不然……血樱双眸黯淡了下去,紧了紧脸上黑色的面纱。

“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男声,沙沙的有些含糊,好像刚喝过酒。“萧文然。”血樱慢慢转过了头,浅浅地一笑…

阅读(899) 评论(0) 推荐(1)

男子悠悠叹了口气,横抱起晕倒了的血樱,把她送回了东院。

不管血樱多么抗拒,婚期还是不紧不慢地来了。

红得像血的嫁衣套在血樱身上却非常符合她的气质,正红的喜帕盖在她头上,遮掩了她如花的容颜。

夜公子拿着一杆细称挑开了血樱的红盖头,周围一片惊呼,太美了!

上挑的眼线,长长的㫸毛浓密而又卷翘。嫣红的唇上又覆了一层口脂,诱人极了。因为在喜帕下闷了太久,血樱的两颊红红的,使人想轻轻咬上一口。…

阅读(733) 评论(0) 推荐(1)

母亲似没有发现血樱的异样,开始唠叨起女儿的出嫁事宜。

“……樱儿啊,嫁衣在几年前娘就给你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出嫁呢……”“娘!够了!”血樱大吼一声捂着脸跑了。

“喂!樱儿!云血樱!你回来!……”母亲的声音远去,血樱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淌。

“小樱,我回来……你怎么了?”温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血樱抬头。

哽咽着:“文然哥,我要被迫出嫁了,怎么办?!”

身边人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那…

阅读(1102) 评论(0) 推荐(0)

血樱拿起桌上的妆笔,细细绘着脸上精致的妆容。

镜中的女子面容姣好,一双丹凤眼中光华流转,嫣红的唇,细长的柳叶眉下被点上了红色泪痣。脸上的胭脂掩饰了她的苍白——是的,她昨晚一夜未眠。

“樱儿!”母亲在门外招呼客人。血樱叹了口气,放下妆笔,“妈,来了。”

她匆匆换了身水色正装,挽了挽长发,随意地插上了玉簪,走出了房间。

门外母亲一脸喜意,“樱儿!夜家公子竟来求娶你!”

“什么!”血…

阅读(80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