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好了包袱,站在门前,停留,终于推开,撩起裙摆,跨出门槛,走的决绝——许是怕回了头就忘了当初的坚定了吧!门后闪出人影,白衣如玉,目送她一步步离开,直至背影消失于台阶下……猛然发现,诺大的庭院,好像少了些什么,是爱?原来他竟是这样不舍的。

回想起她们的相识,相知,相爱,已然没有了当初的笑容,还曾想与尔执手相伴白头,还曾想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原来这是我的幻想罢了!!我还是输了,你的信誓旦…

阅读(55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