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看看我吧,我们都好久不见了……”类似这样的话,她对我说了很多遍。

是啊,好久不见了,相见,好像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吧。74.36公里外的城市,不是太远的距离,我却推辞了好几次。

她染了头发,她说那是她喜欢的颜色。她骑着车停在路边,洁白的T裇,微微藏青色的丝质长裙。让我很郁闷的是,我就站在马路对面,她却左顾右盼的找不着我。

“你什么时候近视的?”我穿过人行道,走到她面前:“别看…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0)

凌晨3点半,都市的夜幕点点星光在闪,车开得不快不慢,路旁街灯的光穿透挡风玻璃扑面而来,我眯了眯眼,那种刺伤触不及防。

“你可以睡一会儿,有一个小时才到,给你一听红牛,下车了提提精神。”我接过司机递过来的红牛,道了谢,把副驾驶座调了个舒服的位置,往后一躺,把眼一眯,不问世事。

我真服了你个司机,盯着“高德”你都能跑偏了站口,还好你急时调头,没把我带到非洲。

深圳北,站口灯火阑珊,头顶夜幕…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0)

一、她来过我的空间

有了微信之后,QQ就被我荒废了许久,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不在上面和任何人聊天,只是偶尔写写日志和那些不痛不痒的“说说”,抒言三五,娇情生活。

我一直觉得,微信是外在,朋友圈里那些隔三差五留下的字句,只是当时说说而已。而QQ却是内心,空间里那些满目的文字,是我的点滴,我的经历,更是我的内心,至少我是这样子的吧。

空间里,我很少刻意去关注谁来过?但有留言我都一一回复。都忘…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0)

右眼爆裂般的胀痛,一阵一阵的从右眼到太阳穴一直延伸至后脑,半个脑袋像是被扯住了某根筋脉,拉扯的痛,一遍一遍,从昨夜凌晨到现在。

感觉一点不好,犹如整个城市压在身上一样的难以呼吸。看了医生,拿了药,滴了眼液,吃了些镇痛药物,疼痛感稍有缓和,躺在床上,不觉的就那么睡着了。

我看见,你向我奔来,一身黑色的塑身裙,身姿娇娆,你张开双手,笑容如花绽放,长发飘逸着,阳光满满的从你身后撒来,温暖穿过你的…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0)

一、老屋的记忆

推开老屋的院门,我的记忆总是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情景,或是放学归来;或是玩耍归来;或是放牛归来……那时候的“归来”是满脸笑容的纯真;是少年内心无忧无虑的世界;是挥霍不尽的青葱岁月。

老屋的两扇木门像年过八旬的老人,那些坚硬的木质纹理之间风干出道道沟壑。我真不记得它们有多少年岁了,打记事起它们就立在这,从未更换过。门的下方接和处有一个半圆不圆的洞,那是很多很多年前我们家狗狗刨的…

阅读(768)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