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教语文的男老师粉笔头扔的特别的准,他要想打哪个同学的脑袋,不管你坐在哪一排,他的手只要轻轻的一抖,几乎百发百中。我也自然领教过,确实有点疼,可奇怪的是好象同学们却没有一个恨他的,也没听说有哪个家长带着学生来找他算帐的。更奇怪的是好象同学们却都很喜欢他,尤其是喜欢听他的课.

他很霸道,只要是他的课,课堂里只许有他说话的声音,不允许有任何其它的响动。否则,他的粉笔头就像长了…

阅读(520) 评论(0) 推荐(0)

说好了今夜在海边等你,可是你始终没有赴约。浓浓的黑在海的夜空里弥漫,秋风瑟瑟参杂着海的哭喊。我依然固执地静坐在岸边的礁石上,目光紧紧地盯着那片天,心中祈祷着那神奇般的云开雾散。

这应该是一个多么明媚的夜晚,不知有多少人都像我一样在翘首企盼,多想在这个夜晚看一眼那圆圆的月儿啊,去圆那三百六十五个日夜心灵里唯一的美满。

身后,城市里的灯火 渐渐映红了天空中低低的云,我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阅读(502) 评论(0) 推荐(0)

忽然感觉这个世界好冷,窗外,北风嚎叫着,卷起滔天白浪,撕打着岸,渔船整齐地摇曳在避风港湾,海天与大地,一片苍茫。所有的征兆表明,收获的秋已不辞而别,沉睡的冬已悄然而至。尽管意识中它早晚会到来,今晨,突至的大风降温和眼前的景色,令我的脑海里清晰的写出---冬,它真的来了!

其实,这里的冬天再冷,在我的意识里,它也是温和的,我出生在冰雪之都哈尔滨,仿佛命里就注定了我的一生中离不开北方的冬天,离不开…

阅读(510) 评论(0) 推荐(0)

由于非常喜欢朴实,非常喜欢真诚,于是一生中结交了许多所谓社会最底层的朋友,比如说,工人,农民,渔民,打工仔,也常常为他们的朴实,真诚所感动。 其实,十八年前,脱去少校军衔的军装之后,我也曾经是个地地道道的打工仔。

老尹和爱萍,是一对夫妻,岁数也都已五十出头,是我和妻来到北方的这座小城结交的农民朋友之一。我们的关系走的很近,由如自己的亲人一般,为此每逢节日或隔上些时间,我和妻必定前去看望。

阅读(554) 评论(0) 推荐(0)

一生中从未亲步踏入过真正的森林,只是有幸和她擦了个边,就已经感觉到了她的神秘和震撼。。。

89年,我在军区后勤某部做文化工作。七月,奉命率一支文艺演出队赴内蒙古东北部 (当时的版图还未包括 辽. 吉. 黑三省的区域) 边防哨所做巡回慰问演出。演出队很精干,只有七名能歌善舞的女兵和包括我在内的三名男军人组成。演出设备很精良,一套美国原装百威轻骑音响系统。

演出队从西线(二连浩特)出发,一路东…

阅读(53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