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没了一袭的黄昏,独留一人痴痴的埋在一片散过场的绿荫下,微风无情地掠过,余晖肆意地洒过,有人曾娇阳的坐过。喧华的年光模糊了一双原本晶莹的眼,早已分不清那是雾水还是泪水。树荫下,一个人的背影单调的无法修

阅读(343) 评论(0) 转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