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村庄,座落在公路边,土地是极为珍贵,各家都没有像样的菜地。母亲的小菜地,只开垦在一小河沟边上,一块狭窄地,二十几步就可走完。那个年代,乡村住的人,除了偶尔在街上买点荤菜,一家大小吃的蔬菜,全出自自家的一方小菜地。

村庄里的主妇们都精耕细作自家的菜地,见缝插针地种着时令蔬菜。 每年春天,大约二月下旬,母亲就会找来几个废旧的脸盆, 填些溶溶的粪土,然后一个盆里撒上辣椒籽,一个盆里撒上西红柿籽…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0)

坐在满天的星空下

循着草木的香气

回到祖母的身边

一把芭蕉扇扇出了一个又一个鬼狐传说

耳边的蛙声

鼓噪着当年村庄热闹的场景

稻苗抽穗了

正当年的爷娘

屋前屋后地忙活着

山墙边的老牛抬着头

望向那绿油油的原野

嘴巴里咀嚼着乡间的光阴

今夜,身边飞舞的蚊子

用尖利的嘴巴

深深扎进皮肤里

这一刻的亲近

仿佛让肉体与心

重…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0)

立春后,每天经过家附近的马路伢时,都会瞅瞅,小草们可发新芽了,我是个心急的寻春人。二十几天过去了,草皮依旧枯黄,在我心里,草色返青,春天才是真正归来。

彼时陌上,或春风徐徐;或小雨微洒;或鸟儿鸣翠;或阳光和煦。种子、叶蕾在土壤里、在枝条里动了春心,一日日的在悄然努力、努力向上生长。某一天,啪的一下就破土,破枝,一抹新绿就展现在人们眼前。一直很想亲耳倾听植物吐绿的声音,可惜俗事缠身,心也不静,一…

阅读(1567) 评论(0) 推荐(1)

冬天的夜很漫长,忙完家务活,时辰还早,便有了自己的闲闲时光。这时,点开手机,放一首首曲子,让音乐来做伴。

悠远,禅意的曲子,似乎不需人来吟唱,一管箫、一张古筝、一支笛,一些配乐就能奏出天下至纯至净的旋律。听曲的时候,最好是熄了灯,闭上眼,坐在小窗前。天寒地冻,尘世间的嘈杂很细微,耳边只有悠扬的乐曲在流淌。循着这乐声,忽然在脑海里,敞开一幅春暖花开的画面,听,山谷里的小溪潺潺地流向远方,人恍若坐…

阅读(2342) 评论(0) 推荐(6)

近两年,我居住的小城,立秋后,会接连下几场雨。飘落的雨丝把夏与秋隔开来,吹过的南风不再火热熏人,而是一种透着一种清凉的舒坦,秋风已淡淡归来。

一年四季,春风寒凉,夏风火热,冬风凛冽,唯有浅秋的风最是怡人。商铺楼的铁桥,是吹风的好地方。天一风凉,我常去趴那栏杆,闭上眼,让风从脸上身上拂过,像丝绸从脸上、身上滑过,软软的,小心奕奕被呵护的感觉似恰好的爱情,心生丝丝甜蜜。桥下人来人往,天空蔚蓝,风吹…

阅读(1253)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