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亮,她已经把自己

收拾利索

穿上结婚时的花袄

还有他邮寄回来的围脖

煤油灯是不太亮,她又重拨了拨

拿出一个小匣子

里面有胭脂,梨花膏

和他喜欢闻的粉盒

他,出去打工快几年了

他,有很多话要给她说

他,喜欢看她傻笑

他,在相框里一句话也不说

一场矿难,爬上新闻头条

城市失去了过年的味道

这个冬天格外的冷

农村的街巷开始结冰

昨天,…

阅读(27) 评论(0) 推荐(0)

犹豫着,跳还是不跳,第一次

踏紧高楼的头顶

若不是在讨薪,很可能的会

高歌一曲,唱世界多美好

他怀疑过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自己

的耳朵,楼群以谄媚的姿态,去迎接领导

的巡视,这一个个工友们养大的儿子哟

都渐渐地逃离怀抱

领导们油光满面,包工头

与秘书在指手画脚,迅速崛起的

不止是高楼,还有层次叠加的权位

GDP跨越增高

越发臃肿的城市

捧着胀昏的脑…

阅读(97) 评论(0) 推荐(0)

小山村还和旧时一样

一样的没有几户人

一样的危路崎岖

老榆树把脖子压低

再低,依然没能听懂蛙鸣

井壁早长满青苔

井口豁缺的

得多像奶奶的牙齿

是笑榆树?

或是又看到

前来提水的孙女

穿着的,浅碎花绿鞋

那惊讶的眼神

停留在五月

招来了乌云

说来就来的雨水啊

早把打谷场浸湿

大伯的女儿跟人走了

打谷场上,那几堆

新麦,陪大伯…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0)

昏黄的,不止是傍晚,还有几株半枯

未死的老树,以及树梢的浮云

枝梢虽大,很少有叶子沾附,风是

假的,云后的星斗也是

残月的刃尖,已刺穿了夜的肚皮,又想掠过

枝杈缝隙,来捡拾昨夜醉酒时,与影子偷情的胡话

地面脚印杂乱,地下,朽木盘根错节,鼬鼠早在

那里安家

小径通向池塘,中央的水草茂盛,鲑鱼悠闲吹吐烟圈

花舟在荷丛中穿行,佳人美姬,传说都是白狐化身

垂钓者一动…

阅读(63) 评论(0) 推荐(0)

有一条巷子,铺满了青石板

巷子悠悠,巷子长长

古老的巷子,长满了青苔藓

巷子的尽头,住一位姑娘

走过了小桥,穿过长廊

来到她的窗下,就闻到淡淡花香

每天的清晨,她会把第一缕阳光

迎进来,为她的花草医病疗伤

晚风送来了很多故事,哭过笑过的

她,故作坚强

清凉的小屋里, 她种下了梦

也种下了忧伤

寂静的青石巷,长满了青苔藓

忧伤的姑娘每天都打开窗{p…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