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

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不敢作声。所以老师和他说话,一般都要站的低一点,或者索性弯下身子,平视或仰视着尊敬的宋校长,…

阅读(586) 评论(0) 推荐(0)

刚进入腊月,雪,像一个莽撞的孩子,猝不及防地撞了进来。仿佛课堂里,老师正在讲课,突然冒出个淘气鬼,生生地一声咳嗽,一下子让平静地课堂热闹起来。这也难怪,往年的雪来的可没有这么早,也没有这样的恣意妄为。这雪,像是卯足了劲,一场接着一场下,把整个腊月温润得缠缠绵绵。

站在窗前,与雪半米之遥,看雪漫天飞舞,娑娑地下。温馨的声音,如耳际的软语。痒痒的,让我不得不心生欢喜。与雪年年见,见雪的心境却年年不…

阅读(2733) 评论(0) 推荐(7)

大金山,定远西北边,与凤阳县交界。那里,群山拱立,草木葱茏。

假日,与战友相约,携家人到山里走走。一则欣赏美景,二是呼吸新鲜空气;三嘛,在单位待久了,适时地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平日里,单位或家里,总感觉有忙不完的事,心烦意乱的。现在好了,随着车子离大金山越来越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索性摇下车窗,让沾满草木泥土的气味弥漫进来。

公路两边,田野里一片丰收景象:玉米“犹抱琵琶半遮面”,妖娆…

阅读(1505) 评论(0) 推荐(1)

我是算命的,不老也不瞎;和过去算命的不同,我现在给人算命用上了电脑,打出的牌子也不同,叫做开心心理咨询诊所,办公地点嘛!就放在学校对面。别人说你不开在人多热闹的地方,还不赔死。这你就不懂了,现在,考生的心理压力打,家长的压力大,教师也不例外。

开业没多久,生意就上门了。来人自称姓代,抬眼看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说,我姓代,你知道的,代人做事,代人受过,代人解难的那个代字。

来人四五十岁上下…

阅读(806) 评论(0) 推荐(0)

医院的走廊里,歪头斜眼的政教主任来回踱步,汗珠子不断地顺着脖子往下掉,不时地需要用手擦一擦,“他妈的,这鬼天气怎么这样热!”政教主任轻轻地骂一句,眼睛却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在手术室里,学校的女校长正等着做手术,生死不明。

政教主任的不安是显而易见的,他暗暗地骂自己,怎么没能早早地发现领导的不适。

全体高三学生的高考动员会上,一向言语铿锵的校长突然恢复了女人的本性,语调变得轻柔舒缓,仿…

阅读(83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