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钢的河西,曾是大片的山丘。

我住在那里的一座山丘上,一住便是七八年。

住在山丘上,既非有文人风骨,亦非有闲情雅致,更莫属于淡世泊名之辈。我地道的一介小民而已。且妻子的单位就在那个山丘上。

那个年代还没商品房,房子十分紧张。等候单位福利房,需要排很长的队。当然,排队无须像当今这般的寒风露宿,折腾体力。一个个的,都赶早去捡钱似的。摇上个房号,就犹如挖到一座金矿般的兴奋。但那时等房,要登记…

阅读(429) 评论(0) 推荐(5)

昔秋恍若还在眼前,今秋却已深得浓厚。深秋季节,纵使山上的枫叶红得似火,也挡不住落叶思归的情愁。

母亲独自在家,又是大半年。从端午开始,一直说好去接她,却一拖再拖。不料中秋已过,时间不能再拖了。两位姐一南(南京)一北(北京)的,即使交通再便利,路途也够八旬多老母呛的。

待准备去接老母亲来娄底,思归的情愁犹浓。便有了许多关于母亲年轻时的记忆,恍若自己也回到了童年。对母亲的回忆,犹缕缕的阳光,温…

阅读(832) 评论(0) 推荐(1)

如果用春天计数生命,心里掂量起春之寥寥,难免怜惜生命之短暂。

真正的春天,总是留在故乡童时的记忆里。

我的故乡处于丘陵,是一座小山镇。由于是山区,春天便来得迟,三月的桃花常到四月才开。当窗外梅花怒放,迎春花碎步细赶,便觉得春已经来临了。但猛见瓦尖下瘦长的冰棱,冷风从木窗的缝里飕飕地袭来,又觉得这春——还睡意正浓,懒得醒来。

童年里渴望春,是因为冬的寒冷。但见春暖花开,冰消雪融。或是天空…

阅读(956) 评论(0) 推荐(0)

相见,不一定是一种快乐。而别离,却总是带着淡淡的伤愁。

对于祖辈们就一直在迁徙的人来说,故乡的概念大多很含糊。有时候,甚至会陷于迷茫。我不太了解自己祖父以上的情况。但我知道,从祖父开始,我的家一直在迁徙。我有时在想:自己的故乡到底在哪里?而对于自己的出生地,如果称之为故乡,至少可以获得一定时空上或者心理上的认同感。我的出生地在邵阳的洞口,心底里应当把洞口当做故乡了。

洞口位于雪峰山下,旧时…

阅读(712) 评论(0) 推荐(0)

这冬,也不打声招呼,说来就来了。仅是昨日的一场小雨,就让秋告别了整整的一个岁月。

清晨起来,路上的行人多已从夹衣换成了棉袄。就感官而言,仿佛冬,一夜间就来了。季节变换之快,有些令人措手不及。

南方的冬确实不因温度而寒,只因湿度而冷。南方的湿冷如南方人的细腻,轻而易举地,便渗透进了人的骨子里。于是,人的骨子里便觉得冬已经来临了。

野外的昆虫已经很安静了,它们完成了一个轮回,或许正在酝酿着…

阅读(3496) 评论(0) 推荐(0)